第183页(1/2)

加入书签

  这奏折出去,他也是忐忑不安的。

  谁知道第二日,户部侍郎就急匆匆地找上了他,将这奏折还给了他:“国公爷啊,你我一直是莫逆之jiāo,所以我才斗胆帮你把这奏折拦下来。你这奏折,还是再慎重三思吧!”说完这个,人家户部侍郎就逃命似的跑了,分明是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

  这位敬国公爷没办法,只好设法和自己在宫里当皇后的女儿通上了话,谁知道这么一通之下,他得到的消息让他出了一身冷汗:“父亲,万要小心,不可再行得罪容王,不然敬国公府危也,女儿也必将受牵连。”

  有了这句话,国公爷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回来后,先是把自己那躺在chuáng上的女儿阿凝大骂了一顿,接着又教训了哭哭啼啼的大太太。

  最后,老祖宗他是不敢骂的,他就在这大雪天里直接跪到了祖宗祠堂里大哭,哭着说儿孙无能,怕是要从此引来抄家之祸。

  老祖宗虽则是个闹腾的,可是也不能不为这一家子着想啊,此时见了这个,也是懵了。于是这国公爷忙将皇后娘娘传出来的口信告知了老祖宗。

  顿时这老祖宗也吓坏了,吓坏了后也是纳闷:“三丫头这人,一步登天,嫁给了容王也就罢了。但是现如今,怎么连皇上都是护着她?她来了咱府里,伤了四丫头,气到了老身,难道容王殿下和皇上还要护庇着她,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敬国公爷默(zhaishuyuancc)不作声,心道皇上说的话,那就是王法啊!

  你打眼看过去,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容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握重兵,深受皇上倚重和信任,在这燕京城里,在这大昭天下,有几个敢得罪他的?

  便是皇上,平时也都让他三分呢!

  在他带着王妃归宁的时候闹这种幺蛾子,这分明是下他的脸面,他没趁机发怒(shubaojie),那都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吧!

  如此一来,这件闹剧算是落幕了。

  顾松那日也是气极了的,当场带着三太太离开,言明从此后恩断义绝,再也不登这敬国公府的大门!

  阿宴听着这一番曲折故事,点了点头,道:“如此一来也好,母亲总算是摆脱这麻烦,从此后再也无人拿什么孝道来压她。”

  在那大家内院里过日子,又是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