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页(1/2)

加入书签

  见阿宴在这里看着一枝腊梅高兴,他不免笑了下,道:“阿宴,你是不是两天没怎么出过院子了?”

  阿宴听到这个,只觉得那话语中有揶揄的意味,她忙道:“外面太冷了,还是屋子里暖和。”

  容王走过来,温声道:“你不是昨日还念叨起你的母亲和哥哥吗?昨日我派人去了镇南侯府,顺便把你的归宁礼也送过去了。”

  想起母亲哥哥,阿宴就想起那一日在敬国公府的混乱场面,她蹙了下jing致的眉,问道:“我哥哥派来的人在哪里?我想见见。”

  容王牵起阿宴的手道:“走,我带你去前厅吧,你想来有很多话要问的。”

  当下来阿宴忙命惜晴准备衣服。

  这几天雪已经停了,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雪开始化,外面冻得跟什么使得,即便先在太阳暖融融正是好时候,她也觉得冷。

  她其实是特别怕冷的,上一世,有一次她言语冲撞了沈家的老太太,那老太太便让她跪在雪地里,她愣是跪在那里三个时辰,那可真是让她冷到了心里去。

  从此后,她就怕冷,一点点冷都受不住。

  此时她穿着一件白狐裘,听惜晴说,这白狐裘是用白狐身上最柔软的那点毛制成的,通体雪白,毛发柔软舒适,王府里也只得了这么一件而已。

  这白狐裘有着染的嫣红的毛皮镶在袖口衣缘作出锋,她又被戴上了露指的锦绣手套,头上戴着观音兜,又戴上了风兜帽,这下子上下妆点一番,可算是应该不冷了。

  容王殿下穿着一身黑色裘皮大髦,领着这个通体雪白的阿宴,不免笑了下。阿宴觉得那笑里带着一点什么,不过她到底没问。

  想也知道,或许是觉得她这样穿犹如一只白熊,又或者其他,总之不是好的。

  两个人一黑一白出来,容王先抚着阿宴上了软轿,然后自己才骑上了一匹马。

  那马看着眼熟,阿宴想起来了,那是前几日在皇宫里见到的那匹。

  看出阿宴纳闷地望着这匹白马,容王解释道:“这个东边的博来国进贡的良种,举世罕见的,前些日子皇兄说要赏给我的,上次进宫,我骑了一下,果然是一匹好马,这才领回来了。”

  一时荣王骑了这白马径自去前厅方向了,阿宴乘坐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