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页(1/2)

加入书签

  今日下着大雪,仁德帝忽然就这么来到了,也没带多少太监侍女,事先也没口谕过来,倒是让孝贤皇后有些措手不及。

  谁知道这仁德帝来了后,也不说话,也不用膳,就这么坐在窗前,翻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书,这么不声不吭地看着。

  孝贤皇后没办法,只好陪在一旁,静默(zhaishuyuancc)在那里,一句话不多说。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看着天色已黑,仁德帝终于抬眸:“皇后用膳了吗?”

  孝贤皇后恭谨地道:“回禀皇上,用过了。皇上可是要用些什么?”

  仁德帝淡淡地道:“不必。”

  孝贤皇后见此,越发无话可说了,只好低着头,继续陪侍在那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仁德帝忽然又开口道:“皇后,永湛这个孩子,也算是你从小看到大的吧?”

  孝贤皇后闻言,点头道:“是。”

  她十六岁嫁给当时为宁王的仁德帝,新婚一个月,他就被派遣到了遥远的边疆,从此后轻易不得见。宁王府里,只有当时三岁的九皇子。

  她算是将九皇子看大的。

  要说她没有儿女,若是能看大九皇子,把这弟弟当做孩子般对待,也是一件好事。可是那九皇子,却也是个冷面冷心的,轻易和他不亲近的,真个是比冰还冷。

  要说起来,这九皇子至少八九岁上,就被仁德帝接到了边疆,亲自带在身边教导照料,可是自己呢?

  仁德帝闻言,依然淡然自若地翻阅着他手中的那本书,看都不曾看孝贤皇后一眼,只是仿若不经意地道:“永湛这孩子,从他一出生就没了母妃,母妃临走前千叮万嘱,要我照顾好他。头些年,我在外面不能回来,后来虽则带他在身边,可是他性子却已养成,总是冷冰冰的,从来不见个笑模样。”

  说到这里,仁德帝的目光终于从那本书中抬起,落到了孝贤皇后身上。

  他的黑眸充满了威严:“这个王妃,是他自己挑的。也是我疏漏了,竟不知道他心仪了你们府上的三姑娘。那个姑娘,我也看着是极好的,模样好,至于性子嘛,倒是个单纯的,没什么心思,若说起来,配永湛倒也适合。永湛那性子呢,寻常人可摸不透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