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回首看了下惜晴,便道:

  “母亲,惜晴和听雨也要跟着我们过去的,等下时间匆忙,怕是她们二人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不如让她们先下去,也吃点吧。”

  想想也是,三太太笑了下道:

  “我竟不如你想得周到。”

  说着时,便扫向一旁的几个丫鬟,分别是叫躲烟、雪醉、浮月和抹澜的,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是比惜晴和听雪略低一些的二等丫鬟。

  “躲烟,你先帮着将剩余的牡丹饼撒子,还有粟米粥,都搬过去到你听雨和惜晴姐姐房里,让她们吃饭,你们几个在这里侍奉着。”三太太这么笑着说。

  听雨和惜晴听了,倒是微楞,只因素日都她们两个在跟前侍奉的,确实侍奉主子吃了饭,她们便要跟着匆忙出门,这其间能瞅个空往嘴里塞点东西就不错了。如今万没想到三姑娘竟然能体恤到自己。

  微微福了一下,听雨和惜晴并没多说,只是道了声:

  “谢三太太赏,谢四姑娘。”

  说完这个,便也自去仆役们所住的倒座房里,匆忙去吃了。

  “妹妹真个是越来越懂事了。”顾松咧着嘴,露着洁白的牙,笑望着自己妹妹。

  抬手瞥了自己这哥哥一眼,手里一边拿着箸子,一边淡淡地道:

  “妹妹都懂事了,哥哥也该学着点。”

  这轻轻淡淡一句话,却是让顾松心里一突。

  其实他虽然混帐,可是身边的小厮也不是随便浑的,风言风语闲言八卦谁没听过几个啊。

  他也知道自己母亲和妹妹在老祖宗屋子里受了磋磨,只是这等事到底该如何处置,十三岁的他却还有些茫然。

  在此之前,他是只知道母亲有的是银子挥霍,在家学里每每有人跟在他身后,撺弄些事端出来,他也享受别人奉承,成帮结队,恃qiáng凌弱的事也gān过。

  只是这几日的事,传到他耳朵里,让他骤然明白,自己和上头那三个哥哥,其实也许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

  阿宴吃饱了,便放下箸子,淡扫过自己的哥哥顾松,见他低着头愣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一时便有些感叹。

  说实话,这个哥哥确实是有些混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