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页(1/2)

加入书签

  侍女在拨弄过银炭后,便已经退下去了。

  屋子里很安静,他们仿佛能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

  容王的目光自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他的王妃,他呷下一口茶,淡淡地道:“要不要尝一尝这茶水?”

  阿宴舒服地饮着她的牛ru杏仁羹,摇头软声道:“不喝,不如我这个好喝。”

  荣王黑眸依然淡淡地凝视着阿宴:“这个泡茶的水是收集了去年梅花上的第二场雪,用陶罐装了埋在地下,烧水的柴用的终南山的红木烧炭,烧水时用的是湖田窑双耳三足炉,真的不要尝尝?”

  阿宴懒懒地笑了下,摇头:“不要。”

  茶水怎么品都是苦苦的味道,她不喜欢,就爱甜丝丝的牛ru杏仁ru,那喝着多好喝啊!

  容王见此,笑了下,也就不再提这个,反而道:“刚才传来消息,你哥哥早已带着你母亲离开,没什么大碍。”

  阿宴点头:“嗯,想来也是。”

  不过他能告诉自己这个,自己倒是更为放心了。

  容王垂眸,语音凉淡地道:“今日的事儿,本王自然会记在心上。”

  没理由自己的王妃归个宁都要遭遇这种龌龊事,传出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阿宴瞥了他一眼,实在并不知道他记在心上,然后呢,要如何?

  她低首,喝了一口牛ru杏仁露。

  容王凝视着阿宴,却见她那娇红小巧的唇儿,就那么微张,沾着一点点洁白的汤汁,看着实在是分外的游人。

  他眸光就那么沉了下去,身形微动,他靠着这软榻更近了。

  他伸手揽着她细软的腰肢,低哑地道:“阿宴,你的牛ru杏仁露好喝吗?”

  阿宴挑眉,不解地看向他:“好喝。”

  容王眸光越发深暗:“我也想喝。”

  阿宴蹙眉,正想着你那茶水不是如何如何金贵如何如何大费周章吗,gān嘛非要和我一起喝这个甜腻腻的玩意儿。

  可是阿宴还没说话呢,容王那边就骤然压了下来。

  他直接用唇覆上她的唇,啃吃着她的湿软。

  很快,阿宴就开始娇喘起来,那娇媚的喘息,就跟ru莺脆生生的啼叫一般。

  容王怎么可能能忍住呢。

  况且阿宴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