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页(1/2)

加入书签

  半响,容王淡淡地开口:“阿宴,告诉我,不过是一些传言而已,当初你为什么误以为我会娶四姑娘?”

  阿宴垂眸,不说话。

  容王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望着自己:“顾宴,其实我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值得信任的人,是不是?”

  阿宴想起那个被自己摔坏的玉佩,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或许这世间的信任,原本不是无缘无故的。

  譬如你用十年的温柔来呵护,我自然报你以信任;又譬如你为我父母兄长,天性血缘不可分割,我也必予你信任。

  可是这曾经的九皇子,如今的容王,与她,实在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她又拿什么去信他。

  他尊贵的一尘不染,看着敬国公府中这般污浊,自然可以远远望着,斥责以泼妇行径,就连自己,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市井泼妇,难登大雅之堂。

  阿宴深吸一口气,她忽然心口发疼,是真得疼,钻心的疼,酸涩的疼。

  其实有时候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天上会掉下馅饼,让自己成为他的王妃。

  她有时候可以感觉到,容王是对她用心的,可是有时候却又觉得,眼前的这个尊贵清冷的少年实在是距离自己太过遥远。

  面对阿宴久久的沉默(zhaishuyuancc),容王再次叹了口气。

  他发现他成亲不到三日,已经叹了无数的气。

  阿宴咬唇,她再次努力挣脱,可是这次却并没有被他钳制,反而是轻松了地挣脱了他的大手。

  获得了自由,她如自己所愿地挪得离他远远的,不过心里却越发的酸涩。

  于是这一日,俊美无俦年少有为的容王,坐在马车里,犹如一块石像一般,冰冷坚硬,而一旁,他才娶了不到三天的王妃,苍白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

  马车回到了王府中,王府的管事王世昌老早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忙出来迎接,果然见这回门礼真是原封不动地又带回来了——这从侧面可以说明,容王殿下果然是气得不轻。

  当下王世昌忙在那里候着,请示着这回门礼是先放在那里,等择日再送过去,还是要如何。

  容王瞥了他一眼,道:“先放着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