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页(1/2)

加入书签

  容王眸中越发带了愠怒(shubaojie),他冷笑一声,抱起阿宴:“顾松,麻烦你照顾好岳母大人,本王先行告辞了。”

  说着,抱着阿宴头也不回地走了。

  容王一撤,呼啦啦一群丫鬟仆妇也都匆忙跟着离开。容王铁青着脸色,就这么抱着阿宴到了二门外,这时候那群侍卫原本已经安置妥当,正由管家陪着吃酒呢,猛然间听说要走,忙一个个跑到了二门外守着,却见容王黑着脸抱了王妃出来,也都吓了一跳。

  这边惜晴又见了那萧羽飞,就是那又傻又楞脑袋有点问题的,只见那人还喝了酒,愣愣地看着容王的背影,怕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她不由冷笑道:“还不快走?”

  一时她想着,当侍卫当成他这般,也实在是让人没法说什么了!

  却说容王抱着阿宴上了马车,当下众侍卫等也都是前簇后拥地跟随着,怎么来的又怎么走了,包括那回门礼,也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去了。

  上了马车后,阿宴也不哭了,眨着晶莹的泪眼儿,抬眸小心地瞅着容王。

  容王低首看过去,阿宴忙埋首到他怀里,犹如鸵鸟一般。

  容王不悦地蹙眉:“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阿宴转转眼珠儿,小声地道:“也没什么,就是四姑娘心里不自在,老祖宗也看我不顺眼,故意找茬,一言不合,双方就吵了起来。”

  叹了口气,容王简直是觉得此时匪夷所思,冷道:“然后呢,堂堂敬国公府,皇后的外家,不是公府贵女,便是领了朝廷诏命的夫人,怎么一言不合,还能像个街边泼妇一般打起来?”

  阿宴缩了缩脖子,咬着唇想,我真得像个街头泼妇吗?

  容王低头,捏起阿宴的手,却见那软滑细腻的小手,如今都勒出了红印,顿时那脸越发沉了下来。

  “简直是荒谬至极!”容王语气越发冰冷。

  阿宴的小手抖了抖,僵硬地起身,离开了容王的怀抱。

  容王攥住那小手,拧眉问:“你要做什么?”

  瞥了容王一眼,阿宴压抑下心中的种种情绪,也学着他,冷冷地道:“没什么,只是想反思一下我的问题。”

  说着时,她挣扎了下,就要挣脱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