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页(1/2)

加入书签

  她上辈子是个不学无术的,这辈子却是矢志要补回来的。

  不管是要嫁沈从嘉还是其他男子,总不能再当一个糙包,总要是内外兼修秀外慧中才好呢。

  她又想起,或许应该请母亲给自己请几个教养嬷嬷来,也要练练姿态礼仪。可是心里明白,乍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太过惹眼,只好暂时忍耐,待到自己一家在府中境况有所改善再提不迟。

  *

  第二日一早,阿宴就被叫起来了。

  还是有些困,阿宴难受地揉着眼睛。其实上一世,经历了那么多后宅沧桑,她几乎整晚睡不着觉,每晚都是煎熬地盯着窗外,有时候甚至到天亮。

  如今重回到小时候,见到母亲和哥哥,心里都是暖和的,心境也变了,整个人轻松了。再来也是这九岁的身体还是需要睡眠的,她每晚都能睡个好觉,早上起chuáng都艰难了。

  这时候惜晴已经带着几个小丫鬟进了屋,笑盈盈地望着阿宴:

  “姑娘,今日个天暖和,出去恰好呢。”

  几个小丫鬟手里拿了铜盆、宋江白巾帕、海shou葡萄镜等物来,惜晴便帮阿宴将中衣袖子挽了,又拿了一个大手巾围住脖子,将她面前的衣襟掩好了,这才探手向脸盆里帮她盥沐。待盥沐过后,给她穿上早已准备好的裙袄。

  却是一件杏huáng底团花的夹袄,然后配上玫瑰色金银鼠的比肩褂,下面则是白折绫棉裙,因她生得雪白,穿这身衣服倒不显得老成,反而衬托出几分娇嫩和喜气来。

  惜晴帮她穿好了,走远了两步打量了一番,自己也笑了:

  “姑娘原本就生得好,穿上这一身,虽则不是新的,可到底也不怕被人比下去。”

  阿宴对着铜镜,望着自己铜镜内自己欺霜赛雪的肌肤,还有那如同含了一汪儿水般的眸子,殷红的小唇儿,自己都觉得满意,忍不住抿唇笑了下。

  她是特意挑了这么一身既衬自己美貌,又不太张扬的衣服来穿的。

  此时惜晴已经搬来了妆匣,要给阿宴梳头,因她年纪小,便只梳了一个双花髻。惜晴一边抚着那柔软黑亮的发丝,一边感叹着:“姑娘这头发,真没能比得上的。”

  阿宴听着,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