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页(1/2)

加入书签

  容王原本听到这镇南侯府家丁的禀报,也是微蹙了下眉,再看阿宴在那里纠结着眉头,满脸不高兴的样子,便迈步上前,淡声道:“不如改日再去?”

  这话一出,阿宴顿时无言以对,无奈地望着尊贵的容王殿下。

  你当归宁这事儿说哪天就哪天的吗,竟然还可以改日?

  看来看去,她只能想着这人实在是从来都高高在上,所以简直是目无下尘。

  于是阿宴摇头:“就今日吧。”

  当下两个人上了马车,今日的马车和昨日的又有不同,装饰越发的富丽堂皇。阿宴软软地靠在马车里,也不看容王,只从马车帘fèng里看着外面的大街。

  只因容王府的这马车出行,前后都是有侍卫开路断后的,马车后又有装着归宁礼的几辆马车跟随,是以走在这大街上倒是格外显眼,路边有老百姓看过来,还有男男女女指着这马车说,这该是哪位王侯的。

  正看着时,一旁一直不曾吭声的容王,忽然轻轻“咳”了声。

  阿宴眨眨眼睛,回过头,望着直视前方,一脸清冷高贵的容王殿下,温声道:“殿下,你可要些茶水?”

  容王拧眉,转首看着阿宴,目光沉沉的。

  阿宴觉得那目光有点难以承受,火烫火烫的,总觉得里面有点什么,看得人心慌意乱的,便扭过脸去。

  谁知道容王不退反近,挪动了下,距离阿宴越发近了,两个人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喘息声。

  密闭的马车内,她的喘息轻而柔软,而他的,则是粗重的,灼烫的。

  阿宴忽然有些耳热,不过才一两日,她算是知道这个人了。

  别看平时看着一副清淡高贵的样子,也别看他现在依然仿佛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那眸子里的暗沉,那喘息间的急促,都在在说明了,他或许又想着新婚那晚欺负自己的事儿了。

  她顿时不自在,也觉得有点不安,想着他为什么不去骑马呢,骑马多好啊,偏偏要和自己挤在这马车里!

  阿宴深吸了口气,她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改变一下两个人的气氛,可是就在她苦苦思索着自己该说什么的时候,容王忽然粗哑地开口道:“还疼吗?”

  啊?

  看吧,阿宴再次深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