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页(1/2)

加入书签

  而容王呢,则是无奈地凝视着怀中的人,怎么也无法睡去。

  他觉得自己两辈子加起来叹的气,都没有今天多。

  才成亲了一个日夜,可是他却仿佛火里水里都过了一趟。

  ***********

  第二日,是成亲的第三天,数着日子,今日恰好是阿宴要归宁的日子。

  因昨晚阿宴哭了半响,如今一大早睁开眼睛来,便觉得两眼酸涩,眼皮子都带着点红。

  两个人醒来时,想起昨晚,都有些讪讪的。

  这时候外面伺候的已经准备洗漱之物,请了安,这就要进来。

  容王望着阿宴红红的眼睛:“等下拿药敷一敷吧。”

  阿宴偷眼瞄了下容王,却见他竟然也不似往日般那么容光焕发清冽俊美,反而带着一点点憔悴的味道,看起来他也是没睡好了?

  垂下眼,阿宴不作声。

  此时丫鬟们都进来了,因昨日个惜晴受了训斥,一旁管事嬷嬷便不敢让她进来,只有几个阿宴从家里带的大丫鬟诸如素雪带领着数个小丫头进来伺候的。

  容王从旁一边更衣,一边回首看了眼正在洗漱的阿宴,便淡声吩咐道:“素雪,你去拿些药膏给王妃敷上。”

  素雪听了,恭敬地一拜,低声道:“是。”

  说着这个,她就径自出去了。

  阿宴此时正坐在妆匣前,一个丫鬟正将由益母糙、蚌米分等调制成的玉女桃花米分给她敷面,她听到这话,也并没回头,只是从镜子里看着素雪离去的背影,没来由地便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她也就是看了一眼,倒是没多想。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她心里想的其实是今日归宁,可是要把这红肿的眼皮儿好生掩饰了,不能让母亲和哥哥看出,不然没得他们以为自己受了委屈呢。

  这边容王已经穿戴完毕,便过来,站在阿宴身后。

  这铜镜是半个人的,阿宴坐在前面,娇小的一个人儿,是挡不住的,所以阿宴在铜镜里能看到身后的容王。

  只见容王一双黑眸正定定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四目相对,阿宴只觉得那眼眸灼热,终究是抵不过,就这么移开了。

  谁知道这么目光一转,却恰好落在一旁的玉佩上。

  那对儿玉佩,都是泛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