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页(1/2)

加入书签

  她紧握着瑟瑟的拳头,低着头,瘪着嘴,小声地道:“你,你别生气……好不好……”

  她越发低着头,眸子里慢慢地湿润起来。

  容王的目光一寸寸从阿宴脸上收回,落在手心里,手心里,两块莹润剔透的玉佩并排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蓦然间,容王蹙了下眉,拿过那块如来玉坠,仔细地端详着。

  低着头的阿宴感觉到了什么,猛然看过去时,却见容王正盯着玉佩上那已经无法遮掩的裂纹。

  她的心猛地往下沉去。

  容王望着那裂纹很久后,终于抬手,将那两块玉佩随时扔在了一旁的案几上。

  玉佩碰到案几,发出清脆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否安好,是否又裂开了。

  阿宴紧掐着手心,指甲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来。

  一种巨大的不安向她袭来,她忽然担心,担心她和容王之间有些什么会就此坍塌。

  再也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认识到,她的处境,是怎么样的如履薄冰。

  她已经不敢去看他的脸色了。

  容王挥了下袖子,一旁的四龙莲花陶灯便灭了,屋子里顿时暗起来,只有角落里的壁灯还亮着,不过那壁灯本就极其昏暗,又距离远,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容王灭了灯,径自躺在那里,一句话都不吭。

  沉闷的气氛让阿宴越发无法喘息,黑暗中,她瑟瑟地握着拳头,早已酝酿多时的泪水一下子冲了出来。

  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该去哄他,说好听的话哄他?还是该悄悄地上chuáng,躺在那里装作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无论是哪种,都比现在愚蠢地坐在那里流泪qiáng!

  于是她痴茫了那么片刻,就要起身,挪蹭着去躺下。

  可是她要躺下,首先要越过容王。

  而作为拥有一个尊贵夫婿的王妃,按理,她是不能直接从他上方迈过去的。

  她就这么坐在那里,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就在她茫然无措的时候,她听到一声低叹,然后她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一个有力的臂膀带着,就这么进入了一个温热有力的臂弯里。

  她整个人越发绷紧了。

  耳边传来无奈的的声音,沙哑低沉,却又温柔至极:“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