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望着那观音,心中陡然一顿,忽然觉得那观音玉坠竟然是有几分眼熟,倒像是在哪里见过!

  闭上眼,前世重重扑面而来,她脸色微变,这才想起,那观音玉坠,自己前世果然是见过的!

  记得是那一日,她失魂落魄地离开这容王府,踏过那长长的走廊,却无意间在路边的花丛中看到一个绿莹莹的物事。当时弯腰拿起来,却见是一块玉佩,看着倒是极好看的。

  她当时摩挲了一番那玉佩,知道这不是普通丫鬟仆妇会有的,想来是府里的王妃的,可是府里如今有一位正妃两位侧妃,便想着将这物归还了。

  可是她又不愿回去再去见自己那四妹妹了,实在是看一眼都不想,于是gān脆要去一旁问问嬷嬷,谁知道正说着时,恰见那边容王的正妃曼陀公主过来了。

  这曼陀公主性子是个骄纵的,目无下尘的,此时见了阿宴,却是个眼生的,便横眉竖眼盘问了一番。

  阿宴不曾想在四妹妹那里受了一番窝囊气,如今又被个王妃这么盘问,只好一一回答了。

  曼陀公主听说阿宴是府里顾侧妃的姐姐,颇有些不高兴地道:“原来你竟是她的姐姐啊!”

  那眸子里,真是说不出的不屑。

  阿宴越发觉得难堪,不过依然是低着头忍着。

  曼陀公主又问道:“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阿宴这才说出,自己刚刚离开,拾了个玉佩,想着不知道是哪位的。

  谁知道这位曼陀公主却直接道:“不过是个玉佩罢了,我向来不爱那些零散玩意儿,你既拾了,直接拿走就是!”

  阿宴想着这玉佩也未必是她的,她当下就这么说,谁知道人家曼陀公主斜眼一瞪:“拿走拿走!省得这玩意儿碍我的眼儿!”说完人家转身就走了。

  阿宴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捏着那玉佩,最后终于道:“拿走就拿走!”

  拿回去后,她就随手扔在一旁了。

  至于后来,她好像很久没见过那玉佩,又隐约仿佛,有一次要出门去佛堂,她匆忙间没看到与裙裾搭配的饰品,丫鬟不知道从哪里给她取来了这枚玉佩,于是她竟然仿佛佩戴过的?而那一次,仿佛还在卧佛寺里巧遇到了容王殿下。

  阿宴直直地盯着那观音玉佩,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