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页(1/2)

加入书签

  片刻之后,惜晴走出去,依然觉得莫名,看着一旁一个个的大嬷嬷,心里想着等明日这令一出来,还不知道惊呆了她们多少人呢。

  不过她也没太高兴,这差事是个棘手的差事。若是gān好了,从此后算是为自己,更是为姑娘树下了这威信。若是一个gān不好,出点什么差池,自己落埋怨受责罚也就罢了,怕是到时候连姑娘都得受连累呢。

  想到这里,她心里开始沉甸甸的。

  先不提这惜晴回去后是怎么的忐忑多虑,先说这边,阿宴看着惜晴领了这么大一个差事出去,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正想着这事呢,那边容王却过来,坐到她身旁,侧首问道:“刚才说了什么?”

  容王刚才沐浴过,此时身上有清冽的香气,应该是梅香。

  这个时节,人们就爱拿那含苞待放的梅枝放在湢室里,靠着湢室里蒸腾的热气来使得梅花绽放开来,也是在氤氲热气中,那梅花儿的香气就弥漫在湢室每个角落。

  如今容王身上只穿着银白薄绢中衣,棱角分明的脸上犹自带着一点水滴,微湿的黑发垂在肩上,两肩清宽,背脊挺拔,窄腰qiáng劲有力,qiáng烈的男性气息挟带着那清雅的梅香就这么扑鼻而来。

  阿宴只偷偷地瞄了眼他,便觉得移不开眼睛了。

  于是越发偷偷地往下看,却见他修长有力的腿搭在那里,看着真个是洒脱写意,偏生又充满了遒劲彪悍的力道。

  阿宴的眸光顿时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只一扫过,便迅速收回。

  她可是记得昨晚上,那长腿是怎么有力地压制住自己,还有那窄臀,又是怎么将自己抵在那里好一番折腾。

  容王半躺在那里,靠在引枕上,就这么定定地望着阿宴。

  阿宴觉得别扭,便不看他。

  容王却伸出长臂,捏过她一缕青丝,轻轻把玩。

  阿宴小声地道:“今晚早点歇息吧。”

  容王也不答话,半响才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见到这话,阿宴gān脆起来,就要下chuáng。

  谁知道容王却长腿一勾,将她拦下:“做什么?”

  阿宴指指一旁的彩绘四龙莲花陶灯。

  容王却是依然不放开她,淡道:“过来,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