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页(1/2)

加入书签

  那一次,也不知道她憋了多久,一大早上的,就那么仪态全失地大喊着叫惜晴。

  从那个时候起,还是九皇子的容王殿下就发现,惜晴真是一个碍眼的存在。

  他定定地这么凝视了她一会儿,最后还是让步了,拉了下铃,沉声命道:“惜晴。”

  门外,惜晴同众值夜的丫鬟们一直侯在那里,小心地听着里面动静的,此时听到里面叫惜晴,忙推门,恭敬地进去了。

  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打开来时,食盒里面是一个带盖的碗盏。

  打开那碗盏她捧到阿宴面前,恭谨地道:“见过荣王殿下,见过王妃。这是惜晴早已准备下的,一直热着呢。”

  阿宴总算是从锦被里出来,此时她的脸上已经闷得仿佛要熟透了,当下接过那碗来,在惜晴的侍奉下,小口小口地喝着。

  容王殿下蹙眉从旁望着:“这是什么?”

  阿宴低着头,根本不好意思看他一下:“牛ru杏仁羹。”

  容王殿下见此,gān脆起身,淡道;“你慢慢喝。”

  说着,他自进了一旁的湢室去了。

  虽说是这冬日,可是屋子里暖龙这么暖和,且刚才他可是为了抹药弄得个满头是汗,到底是要洗一洗的。

  惜晴眼瞅着容王进了湢室,忙小声问阿宴道:“姑娘,可好些了?”

  她在门外,实在是竖着耳朵也听不到里面说什么了,只听到仿佛姑娘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怎么了。

  她也隐约知道,昨晚一夜,姑娘过得不好,怕是颇受了些磋磨的,是以刚才在外面真个是提心吊胆。

  阿宴点头:“我没事。”

  此时那碗牛ru杏仁羹也喝完了,漱口过后,惜晴将那碗盏放在一旁,小心地望了眼湢室里,越发放低了声音道:“姑娘,若晚上实在疼得厉害,你可用上那书上的法子吧!”

  说着这话,惜晴自己也脸红得不行了。

  说到底,她也是个姑娘家。

  阿宴这边也是羞得跟什么似的,摇头道:“没事儿,你不必cao心这个的。”

  惜晴见此,也不好说什么了,叹了口气,道:“姑娘,今日还是我值夜,你若有事,便拉铃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