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页(1/2)

加入书签

  容王淡道:“嗯?”

  阿宴听他那语气,忽然意识到什么,然后恍然,鼓鼓勇气,终于喊道:“永湛。”

  容王的手摩挲着,来到了她下方两股间,轻轻地在那最柔软的地方按摩揉捏。

  阿宴低哼一声,情不自禁地去捉住那个有力的大手,想要阻止,可是却阻止不了。

  感觉到容王的手按在那羞耻的地方,她的身子情不自禁地抽动了下,那里便一缩一缩的,她咬着唇,靠着他,低声道:“你……”

  容王滚烫的鼻息在她耳边萦绕,低哑的声音传来:“我要了一些药膏,回去后给你抹上。”

  听到这话,阿宴顿时被震得七魂三魄不知去向。

  要了一些药膏,是她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那尊贵的容王殿下,你向谁要了一些药膏?

  你好意思吗?!

  阿宴羞耻地将脸埋到他胸膛里,闷声道:“我不要抹。”

  容王蹙眉:“你不是说疼吗?”

  阿宴摇头,努力摇头:“我现在不疼了不行吗?”

  容王越发皱眉:“可是你白天还在说疼。”

  阿宴如同鸵鸟一般埋到他怀里:“我现在就是不疼了!”

  容王沉默(zhaishuyuancc)了好一会儿,半响后,他暗哑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好,那晚上我们……”

  阿宴瞬间领悟了他的意思,然后想到昨晚他的生猛,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我,我还是疼吧……”

  ☆、67|66抹药

  晚间,两个人回到房中,容王殿下摈退了身边伺候的众人,房里只剩下他和阿宴。

  于是阿宴终究是被按住抹药了。

  要说起来,容王殿下做事实在是一个非常谨慎细致的人。这种谨慎细致不但体现到日常其他小事,也体现在抹药这件小事上。

  阿宴躺在那里,羞红着脸,闭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她决定抹完药后,她就这么睡去,假装这件事自己完全不知情。

  可是那种热烫和沁凉的触感,在她私密之处蔓延,实在是让她试图不去多想都不可能。

  到了最后,她几乎是咬着唇,带着哭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