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页(1/2)

加入书签

  面对这两个人的调笑,容王永湛面无改色,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可是阿宴可没他那么淡定,真是越发的羞涩,直接恨不得钻到桌子地下去。

  大庭广众的,她的脸皮可真这么厚啊!

  ***

  一场家宴结束,总算是可以走人了,告别了皇上和皇后,阿宴跟随着容王离开了翊坤宫。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这次容王并没有单独骑马,反而是陪着他一起上了辇车。

  两个人端坐在这辇车里,阿宴小心地看了眼一旁的容王,却见黑暗中,隐约可见依然是面目清冷疏离。

  一时之间心里就觉得怪怪的,想凑上去说个话,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是怕说得不好,反而又惹他不快。

  她暗暗叹了口气,拿手捏着自己的腿,心想这容王殿下实在不是个好相与的。

  这性子啊,一会儿晴一会儿yin,白日里还看着温柔体贴,如今却是个阎王讨债脸了。

  她以后每天起chuáng后,是不是应该先看huáng历,再占一卦,看看这位枕边人的心情再做定夺?

  就在她琢磨这点子事的时候,黑暗中,一只大手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伸过来,覆在她那个按捏着腿部的小手上。

  她的手顿了下,有些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该停在那里,抑或者不是嗟来之食地推开他。

  那只大手,放在她腿上,代替着她手的动作,轻轻地揉捏。

  他的力道拿捏得非常好,不轻不重的,顺着大腿的筋脉轻轻按着,不一会儿,她就觉得腿部轻松了许多。

  可是他竟然依然是没说话,脸上的神(shubaoinfo)色依然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阿宴叹了口气,心道人家说伴君如伴虎(fuguodupro),这容王如今还不是一国之君呢,已经让她备感难以摸透,这以后要真成为一国之君,她岂不是每天觉都睡不好啊!

  而就在阿宴无奈至极的时候,容王永湛在黑暗中,用眼角余光扫着自己王妃那愁眉苦脸的小模样,越发的没好气了。

  他抿紧唇,浑身绷紧,忽然觉得喉间如同塞了棉絮一般,非常的不舒服,可是这种不舒服却又没办法说出来。

  有些话,是非常微妙,微妙到普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