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页(1/2)

加入书签

  至于挠,也许根本也没挠疼吧!

  她这话一说出,容王是良久没答复的,半响后,他忽然抬起胳膊,将她半搂在怀里,然后抬手拨开她发鬓上垂下的珠坠儿。

  那珠坠儿都是上等宝珠串成的,莹润柔泽,就那么垂在她鬓发间动dàng在她后颈上。

  那后颈,是他曾经见过的,纤细柔软的颈子,真仿佛初chun亭亭玉立的小苗儿,你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折断。

  容王低首,用唇轻轻地吻上她那颈子。

  阿宴是半伏在容王怀里的,他胸膛很厚实,靠在那里倒是舒服得很。

  只是如今她怎么也舒服不起来,他灼烫的吻和喘息就落在自己后颈上,紧挨着敏感的耳边,她忍不住轻轻打了一个颤儿。

  而更可怕的是,他好像喘息开始粗重起来。

  阿宴还敏感地感觉到他下面的变化。

  阿宴抿紧了唇,浑身紧绷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到容王用他暗哑的声音,低声喃道:“阿宴,我只是亲一下,不碰你。以后你若是喊疼,我就不碰你了。”

  说完这个,他顿了下,轻轻啃了下她的后颈那细白的肌肤,终于又开口道:“昨夜,我确实有些过了。”

  这话一出,阿宴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坦,就连昨晚残留的那酸楚那疼痛仿佛都缓解了许多。

  她抿唇笑着,笑得心里甜丝丝的,不过她是谁呢,她是顾宴,那个得理不饶人的顾宴。

  于是她笑着,低声道:“那今早呢?”

  今早,难道不是更过分嘛!

  昨晚都三次了,今早还不放过。

  今日这事儿,若是传出去,那必然是新晋的容王妃贪图chuáng笫之欢,然后又睡懒觉,以至于到了未时才进宫向皇后请安!

  容王听到这话,吻着她脖颈的唇微顿了下,当下也忍不住挽唇笑起来。

  他放开了她的颈子,用臂膀揽着她,温声道:“今早我确实也有些过分。”

  阿宴只觉得那他那温柔的语调,真跟chun风一般,chui得她心都化开了。

  她怎么以前只觉得他这个人不可琢磨的清冷和遥远,就不知道他还可以这么温柔地说话,哄得你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于是她笑得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