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页(1/2)

加入书签

  那时候她是忐忑的,没有软轿,就用脚跟随着王府的嬷嬷走过那里,前去拜见她那位当了王府侧妃的妹妹。

  有一次,她正走在那里,却有动听的琴声从廊壁的孔dong里传来,似有若无断断续续的,那曲子非常古怪,和往日所听的完全不同。她心里存疑,有心要问,便随口问那前来迎自己的嬷嬷。

  那嬷嬷看了她一眼,却说,那应该是容王殿下在听风阁弹琴,至于弹的什么,就不知道了,左右是寻常人不弹的曲子就是了。

  她当时一听是容王殿下在弹琴,就不好多问了。

  坐在软轿里的阿宴,抿了抿唇,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真得不必再想过去,现在的自己,无论怎么磕磕绊绊,还不是顺利嫁给了容王殿下,没有什么曼陀公主,也没有两个侧妃。哥哥也是那么的争气,是燕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才俊,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今早容王对自己说的话,忍不住笑了下。

  软轿约莫走了一炷香功夫,总算来到了二门,此时王府的马车早已经收拾妥当,一旁粗实仆妇和小厮侍卫等都恭敬地守在那里呢。

  此时骑着马的容王早已经到了马车前,见阿宴过来了,便望向软轿这边。

  阿宴见此,忙在惜晴的扶持下,下了轿子,谁知道她一只脚刚迈下轿子,便觉得两腿酸软得厉害,两腿之间也是疼,那里脆弱得很,昨晚被人在那里好一番鼓捣,仿佛依然残留着一种饱涨的酸疼感呢。如今她这么一迈腿,便催发了那疼那酸,人就那么一歪,差点摔倒在那里。

  幸好惜晴扶着她呢,倒是不曾真得摔倒,只是踉跄了一下。

  她惊魂甫定,却觉得腰际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拦住,然后呢,她竟然被悬空抱了起来。

  若是在房里也就罢了,可这是二门外啊,周围多少侍卫小厮看着呢!

  她面红耳赤,攥着他的衣袖,低声道:“放我下来。”

  可是容王没有放下她,只是径自迈步,抱着她上了马车。

  马车里是极其宽敞舒服的,比王府的马车还要宽敞许多。其实这马车也是有制式的,天子为六匹马的座驾,王侯为四匹马。这敬国公府和容王,虽则都是四匹马的马车,可是这马车的宽度长度的定制却又有不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