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页(1/2)

加入书签

  当下阿宴非常有自觉地望向容王:“殿下,我伺候你更衣吧?”

  如今容王身上穿得是一身月白色家常便服,虽则穿上去看着越发衬得他玉树临风,要多俊美有多俊美,可是到底不适合穿着进宫面圣啊。

  容王见她殷勤的样子,眸中流露出笑意,挽唇笑道:“好。”

  其实要说她伺候,还真轮不到她做什么,一旁早有侍女将容王要穿的朝服收拾妥当,整整齐齐地放在一旁,她只需要一伸手,侍女便将朝服拿起,递到她手里。

  阿宴拿起朝服,踮起脚尖,为容王更衣。

  他太高,比自己高上许多,这样穿衣服可真费劲啊。

  好在容王非常配合地伸展手臂,于是她只要帮他将胳膊伸到袖子里,然后再穿上就好啦。

  因为本朝尊崇火德,皇室的龙袍就都是绛红色的,容王的这个绛红色比皇上御用的绛红要浅淡一些。这袍子前后都是五爪正龙各一团,两肩又有五爪行龙各一团,袍底边角都是祥云的边纹。

  容王这个人原本生得肌肤如玉,实在是好看,这几年在外打仗,倒是历练得肤色深了,就跟上等蜂蜜一般的颜色,看着倒很是诱人。

  偏生他又生得身形挺拔,英姿卓尔,此时穿着这绛红色龙袍,真是看着就威严尊贵,俊美绝伦。

  阿宴抿唇,轻轻笑着,低头小心地从一旁侍女手中取过腰封来为容王戴上。

  容王微垂眸,望着低首为自己束上腰封的阿宴,只见她低头间,细软的头发在肩头和背部轻轻散开,露出里面纤细白=皙的颈子。

  他眸中颜色微深。

  阿宴为他戴好腰封时,一旁的侍女已经捧上一个托盘,里面有各色宫绦玉佩等物。

  阿宴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抬头仰视着他,低声道:“殿下今日要佩戴什么?”

  容王不语,却探手捉住阿宴软滑的小手,阿宴微怔,湿润的眸子带着不解:“殿下?”

  容王握着阿宴的小手,哑声道:“就戴那块散紫飘翠的玉坠吧。”

  阿宴闻言,微楞,心便轻轻沉了下去。

  ☆、64|dong房之后

  转首望过去,果然见那托盘中,在形形色色上等玉佩中,就有那个和她的如来坠成一对儿的玉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