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页(1/2)

加入书签

  ******

  容王打横抱着阿宴,将阿宴放到了榻上。

  他伸手,开始去解阿宴红色的喜服。

  阿宴平躺在那里,望着容王殿下在烛火映衬下越发棱角分明的俊美容颜,一时竟有些羞涩,她咬了咬唇,小声地提醒道:“先把灯灭了吧。”

  容王修长的手指非常灵巧,几下子就已经将阿宴的喜服褪去,只留下中衣了。

  此时他听到这个,抬眸看了眼阿宴,昔日清冷的眸,在那最深处仿佛有火在燃烧。

  他沙哑地道:“好。”

  说着这个的时候,他抬起袖子一挥,顿时屋子里的灯啊烛火啊全都熄灭了。

  喜房中一下子变得非常黑,也变得非常安静。阿宴几乎看不到容王,只能隐约感觉到他灼烫的气息。

  两个人的衣服很快都离开了身子。

  阿宴羞涩地闭着眼,紧攥着锦被。

  容王在黑暗中,轻轻地俯首,亲了亲她的唇角,灼烫的唇,沿着唇角往下,亲她的耳根,又一路沿着那里往下去亲她细白的颈子。

  阿宴忍不住,喉咙地低低地发出一声羞窘的娇哼。

  容王低哑地笑了下,在黑暗中开口道:“阿宴,你是不是有点害怕?”

  阿宴咬着唇,摇头。

  (此处省略xx字)

  **************

  这一夜,锦被翻红làng,阿宴在惊涛骇làng中几乎不能自已。这种事,她还真没经历过,而且是一次经历死那次!

  她是真不知道,这容王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和jing力,如此生猛有力地将自己这般折腾。开始的时候她还忍着,咬着牙一声不吭,可是到了后来,她忍不住了,便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她这么一出声,却更惹得容王殿下跟一匹野láng似的,各种掠夺啃噬,几乎要将她整个吞下一般。

  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他都要了好几次了,这才算停歇下来。

  此时的阿宴只觉得自己仿佛在惊涛骇làng中饱受折磨的小舟儿,浑身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软地瘫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

  经历了这么一场,她都认为自己要死掉了,一时也睡不着,只是定定地望着上方红色的喜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