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页(1/2)

加入书签

  醒悟过来的宁王妃,努力地开始试图修补和宁王的关系,可是看起来实在是为时已晚。

  她在无数个深夜里,写下一封封情真意切的家书,和着眼泪,jiāo给信差,送向遥远的西北。

  可是多少个雪片似的信函,她只换来一句:“望王妃好生照料永湛。”

  永湛,永湛,永远是永湛!

  她咬着牙想,如果不是永湛乃是宁王殿下一母同胞的兄弟,同是苏昭仪所出,她几乎要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宫闱丑闻了!

  此时此刻的皇后娘娘,昔日的宁王妃,脸色苍白地望着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夫君。

  那个夫君,昔日在她看来有几分粗鲁的糙莽之气,而今一身绛红龙袍,头戴通天冕,端得是坐拥天下的豪迈和气概。

  可是这么一个拥有了天下的男人,尽管将她放在了母仪天下的位置,可是却连她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

  他们竟然不要自己那尊贵优雅的妹妹阿凝,却定下了一个卑贱庶房所出的丫头顾宴吗?

  顾宴的父亲,那是卑贱的通房所生的庶子,后来那个通房得了一个见不得人的病,死了。

  于是就是这么一个身体里流淌着卑贱血液的顾宴,如今竟然要嫁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容王殿下了吗?

  皇后娘娘唇边扯起一抹冷笑,想起在巨大的狂喜过后,毕将失望透顶的老太太和母亲,她无望的眸底泛起一丝不甘。

  她上前,低头,盈盈就拜倒在那里,咬牙道:“皇上,臣妾不明白,以容王殿下之尊,便是不喜我敬国公府的阿凝,可是京中有多少贵女可选,如今却怎么选了阿宴?阿宴年已十九,尚且长容王殿下三岁,实在是不堪相配。”

  皇上闻言,望一眼一旁面无表情的容王,洒然一笑:“大三岁是吗?那挺好的,民间有句俗话,说是女大三抱金砖。你府中阿宴竟然恰好比永湛大三岁,这不是正好相配嘛!哈哈!”

  说完这话,他忽然叫来一旁的大太监,笑道:“传朕旨意下去,赐镇南侯之胞妹顾宴一块金砖,金砖之上刻字'天赐良缘'!”

  他的话语已经很明确,不再称呼顾宴为敬国公府三房之女,而是镇南侯之胞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