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页(1/2)

加入书签

  大太太和大少奶奶也都是个个欢喜,如今这敬国公府真是喜上加喜的事儿一桩桩,烈火烹油般的旺盛。

  昔日落魄的敬国公府,俨然已经成为本朝最最风光的门第了!

  就在老祖宗这里欢喜一片的时候,那边三太太的丫鬟也悄悄地打听到了这个消息,并将消息禀报给了返家归来的顾松和三太太。

  阿宴从旁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惊。

  不敢置信过后,她只觉得心口那里一阵一阵的抽疼。

  疼得厉害。

  顾松见妹妹脸色苍白,身子在那里一颤一颤的,忙扶住:“阿宴,你这是怎么了?”

  阿宴摇头,勉qiáng笑了下:“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累了。”

  顾松担忧地道:“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

  阿宴忙摇头:“我没事的。哥哥你在这里多多陪着母亲说话,你在外面的这三年,可把母亲担心得不行了。”

  说完这个,她故作从容地又叮嘱了一番母亲,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后,她谴退了惜晴和素雪,自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

  周围一片安静,她在黑暗中紧紧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手心。

  她掐得非常用力,可是手心那里竟然不觉得疼。

  她处在一片迷(xinbanzhu)茫的黑暗中,怎么看都看不到边。

  低下头,一滴泪水从眸中慢慢滑落。

  其实这一辈子她打算再次嫁给沈从嘉的,因为知道这个人的秉性,也知道他家母亲的秉性。因为了解了,所以以为自己在他的后院可以过得很好。

  也因为清楚地知道最坏的结局,所以不再有期望,因为不再有期望,便能淡然处之。

  其实人最痛苦的是,你去期望了,可是对方又让你失望了。

  阿宴紧紧掐着自己的手心,此时此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终究是对那个俊美高贵的九皇子有所期望了。

  心里以为可以信他的,就这么傻傻的信了。

  等了三年,却等来他要娶别人的消息。

  阿宴在这黑暗中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终于狠狠地一咬牙,将那腰间摩挲了多少遍(fanwai)的玉佩揪下来。

  揪下来后,她随手扔到了地上。

  冰冷刚硬的玉佩,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