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闻言一怔:“原来你早来了,早看到了,你——”

  早就从旁看着一切,却放任她被别人追赶,又放任她被bi得爬树,最后还来个狗急跳墙!

  她越发的气恼jiāo加,恨恨地盯着九皇子,忽然一股无以名状的委屈涌上心口,她瘪着嘴,清澈的眸中,晶莹的泪水越发掉了下来。

  “你太坏了……”她呜呜咽咽地控诉着抽噎着:“你放开我,阿芒表哥……阿芒表哥被人打了……”

  九皇子低哼:“活该他被人打!”

  说着这话,他越发将阿宴搂紧了,让她娇软的身躯紧紧抵靠着自己的胸膛。

  阿宴听到这话,气恨无比:“你,你,你太黑心了!原来你都是故意的都是故意的!”

  她实在是抽噎得厉害,一抽一抽的,委屈得根本像是受了十辈子的委屈,话都不成话了。

  九皇子脸色yin沉,骤然低头,忽然凉薄的唇就那么霸道而不容拒绝地抵住了她的。

  将她的抽噎,将她的哭泣,统统堵在嘴里。

  就在那沁凉的唇贴上自己的那一刻,阿宴脑中“嗡”的一声,仿佛有人踢飞了满地的雪花,仿佛有烟火在耳边陡然绽放。

  整个世间都是银白色的,茫茫然看不到边际,又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那挥舞的烟火在绽放,消失,绽放,消失……

  她眨了眨泪眼,抬眸,却沉溺入一双比夜空中的星子还要明亮孤远的眸子中。

  他沉默(zhaishuyuancc)地望着自己,双唇微动,舌尖轻盈,qiáng迫自己张开唇来,然后那灵巧的舌便侵入。

  阿宴整个人腾得便被火烧了起来,她在这种被火烧灼得qiáng烈不自在中,忍不住越发剧烈地挣扎,越发用双拳捶打着九皇子的胸膛,同时被堵住的嘴巴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不知道她徒劳地挣扎了多久,九皇子终于放开了她的唇。

  夜色之中,他清冷如玉的面颊绯红,不过他的声音依然冷硬:“不许叫了,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马蹄翻飞,他将她搂紧在怀里,挺拔的上身微微往前压下去,那个牵着缰绳的臂膀顺势将她牢牢禁锢,不容许她再有半分挣扎。

  阿宴也是气极了,她觉得自己心口憋了好半天的抑郁和惊恐,在沈从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