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想到此节,再想到大房觊觎母亲的钱财,当下真个心中发寒。只觉得自己一家,仿若处于虎(fuguodupro)豹之中,无奈体弱年幼,无法与之抗衡。

  阿宴复又想起自己的婚事。

  上一辈子,她是嫁给了沈从嘉,沈从嘉对自己开始的时候还算体贴温柔,后来因为种种其他,渐渐生了隔阂。再到之后,自己一直未曾生下子嗣,请了太医,却说自己天性体寒,根本无法生育。从那之后,沈从嘉纳了几个妾室,那几个妾室为沈从嘉生儿育女。

  自己上一辈子的性子,是刚烈的,也是不认命的。别人让她把那几个孩子养在名下,可是她却偏看不得自己的夫君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

  于是固步自封,困于后院,最后终于和沈从嘉越走越远,憔悴地枯萎于后院之中,至死孤苦无依。

  回想沈从嘉,其实此人开始对她还是不错的。

  若是不对,也不过是有些男子的通病罢了。

  此时的阿宴把昔日所知道的那些和自己年纪相近的男子一一从脑中筛选一番,竟然再找不出其他更合适的来。

  她叹了口气,罢了,或许王瑞芳家的是对的。

  先去看看那些少爷们,或许能挑个好的,若是不能挑出,则不如就同上一世般跟着沈从嘉吧。

  当然了,这一辈子矢志要好好修养身子,再不落下什么宫寒的毛病,争取生出孩子来,也绝对不能再让沈从嘉纳妾了。

  阿宴摸了摸自己幼滑娇美的脸颊,想着,虽则只有九岁,可是总要未雨绸缪的。

  **

  这一晚,阿宴正和惜晴在碧纱厨做些针线,绣个花儿。其实阿宴上一辈子便不爱做这些针线,只是重活一世,总是要查漏补缺。她想了想自己上一世曾经为了弥补和沈从嘉的关系,想着亲手给他绣一个荷包。谁曾想,那妾室也给沈从嘉绣了一个荷包,还比自己绣得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那时候的阿宴羞愤难当,把自己那歪七扭八的荷包给恨恨地扔了。

  如今阿宴想着,等她这一世,必要绣个拿得出手的好荷包来。当下跟着惜晴,对着花样子一针一线仔细地绣着。碧纱厨里本就暖和,一旁又放着蒸笼,不多时她竟然觉得有些出汗,便将夹袄给解开了,半敞开着。

  惜晴笑了下,便软语劝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