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页(1/2)

加入书签

  现在她先是收集了各房中的吃食,汇集到了自己三房的灶房里,然后分门别类,看看那些能久放,那些必须赶紧吃掉。同时她还尝试着自己烧了火,以便给自己烧热水喝。

  忙碌了大半日,尽管她弄得满脸是黑灰,不过总算是煮出一锅热腾腾的水。

  满意地望着这一切,阿宴心想,接下来她只要舒服地躺在自己房间里,等着九皇子找过来就行了。

  阿宴gān完这些,其实也有点累了,她慵懒地躺在舒服的chuáng上,心里迷(xinbanzhu)迷(xinbanzhu)糊糊地想着,为什么九皇子上一世会出现在敬国公府中呢,而且他是让人到处搜人的。

  他在找谁?

  阿宴想着这些,脑袋越来越沉,最后终于昏昏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了。她猛地翻身坐起,恻然倾听,却觉得那脚步声竟然不似上一世的那般杂乱无章人数众多,反而只是一个人而已。

  阿宴拧眉,她开始觉得事情不妙,当下忙攥了一把平日绣花所用的剪刀,然后刺溜刺溜地钻到了chuáng底下。

  过了好一会儿,那脚步来到了屋子里,脚步声清晰地落在青石板上,一高一低。

  阿宴趴在地上,小心地望向那人的脚,却见那脚是穿着一个棕靴,袍子是石青色鼠灰袍。

  阿宴蹙眉,无奈地捏着手里的绣花剪,她此时深深地明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以现在竟然能够打破上一世的轨迹,一直摸到她房间里,而且看起来他应该是好不犹豫地能够确定这是自己的房间的。

  这个人是谁,又能是谁?

  阿宴泛起一抹冷笑,紧紧盯着那人的棕靴。

  这个人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她上一世的夫君沈从嘉。

  因为曾经,她曾详细地向她的夫君讲述过她作为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所曾经经历的最惊心动魄也是最凄惨的事情。

  阿宴咬着唇,小心地将绣花剪刀别在自己腰间,又用裙摆藏好了。她深吸了口气,缓慢地从chuáng底爬出来。

  她趴在那里,轻轻颤抖着,小心地仰望着那个站在自己chuáng前的人。

  沈从嘉并不如九皇子或者自己的哥哥顾松高,不过他胜在身形飘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