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页(1/2)

加入书签

  来人逆着光,只见那英武颀长的身形一个暗色的剪影,却看不真切那么面容。

  可是那身形,阿宴一眼就能认出来!

  阿宴捏着玉佩的手那么一抖,玉佩就这么无声地滑落在地上。

  九皇子凝视着屋中的阿宴,只见她紧咬着唇站在那里,秀美的身姿轻轻颤着,两颊红得犹如傍晚的霞光一般,水漾的眼眸藏着说不出的无措和惊惶,还有一点点的羞涩。

  他的目光下移,落在地上那块玉佩上。

  那是一个玻璃种散紫飘翠如来佛玉坠,是早年间父皇赏赐下的,和另一个玻璃种散紫飘翠观音玉坠是一对儿的。他知道这是一对罕见的珍品,当时蓦然想起一些往事,便gān脆将那玉佩送她一个。

  而此时那个成对的观音玉坠就在他的腰间。

  阿宴感觉到九皇子的目光落在那地上的玉佩上,顿时有点发僵,别人送的物事,就这么当着别人的面摔在地上,总是不太好吧?

  她艰难地目光下移,还好,总算是没摔坏的。

  就在她想着自己应该弯腰拾起这玉坠的时候,就见门口的这位,身形一动,已经来到她面前。

  然后呢,他弯腰,拾起了那玉坠在手里。

  阿宴羞涩的目光落在他手上,只见那手实在是修长,手指头骨节分明,看上去整个手是自己的两倍还多呢。

  此时那曾经挂在自己身上的玉佩,正捏在他那大手里呢,他低头摩挲着那玉佩,良久后,才抬头看了眼她。

  他的目光,依旧(fqxs)是清冷的,不过那清冷里仿佛有点其他的意味。

  一时之间,阿宴不敢直视。

  她手指头轻轻颤抖着,她努力地控制住这种感觉,攥紧了拳头,在心里轻轻舒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总算是没赌错的……

  这九皇子,其实对自己到底是不同吧?

  想到一些可能,阿宴只觉得心里那个最尖尖的地方,仿佛有什么轻轻蹭过,又苏又麻的,轻轻战栗着,说不出的滋味。

  九皇子摩挲着那玉佩,半响,凝视着阿宴,只觉得她犹如三月枝头一朵红得醉人开得娇艳颤巍巍在风中抖着的花儿一般。

  一瞬间,忽然想起在某个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梦里,她就是这么娇美地站在一片扑簌迷(xinbanzhu)离的桃花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