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页(1/2)

加入书签

  “九弟,你到底年纪小,自然是不懂的。有一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如今几日看不到那阿宴姑娘,我这心里——”

  年轻的威远侯打了一个酒嗝,捂着心口那里,痛苦地道;“我好想她啊,我做梦都梦到她娇美的样子,我梦到她对我笑呢!”

  九皇子听到这话,却是想起自己做的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梦,再盯着眼前的威远侯,眸中陡然she出凌厉的寒芒,不过他qiáng自压下,不动声色地笑了下,握着酒杯的修长指骨泛白:“是吗?你都梦到什么了?”

  威远侯醉酒后的脸红红的,他结结巴巴地道:“不能对你说……”

  九皇子眸中越发冰冷,垂眸淡扫了下身后的红枝,却是道:“奉安兄,刚才皇兄忽然找我,说是有事儿相商,我先过去下,很快就会回来。”

  威远侯一边喝酒,一边醉醺醺地道:“好,你快去快回……”

  九皇子点头,示意身后红枝,然后下楼离去。

  说是快去快回,九皇子过了很久才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威远侯已经的醉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

  chuáng上,他抱着婢女红枝,两个人身上都是光着的。

  这事儿很快就传到了宁王和宁王妃耳中。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当晚宁王妃就命人收拾东西,将这位婢女连同她的死契等一并送到了平溪公主府中。

  要说起来,不就是威远侯在宁王妃醉酒,顺手睡了宁王府中的一个婢女嘛。这在王府侯门,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不过因为那个婢女到底是宁王府里送来的,倒是不好随手扔掉,虽说不好直接做个姨娘,可好歹也是个通房吧。偏生这当了通房的红枝是个命好的,过了一两个月,便诊出有了身孕。

  这若是一般人家,说到底威远侯夫人还没进门呢,通房竟然先有了身孕,总是不好看,或许就不会留下了。

  可是平溪公主却是个慈善礼佛的,她却gān不出这种事儿,没奈何,把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骂了几句,这通房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留下了。

  那一日,顾松恰好来宁王府中,九皇子就状若无意地说起了这事儿。顾松当时听了就皱眉了。

  九皇子一本正经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