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页(1/2)

加入书签

  如今总算是宁王回来了。

  宁王妃抬眸,殷切地望向自己的夫君。

  可是宁王这个人,或许是沙场的征战早已冷硬了他的心,他愣是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宁王妃,便金刀大马地迈步,进入了王府内。

  九皇子面若冠玉,俊美绝伦,黑眸清冷的犹如千年寒玉一般,风姿卓绝,紧随在宁王之后步入了王府。

  宁王妃在这么一刻,有几分尴尬和落寞,她难堪地咽下那种隐隐的耻ru感,忙带领众管家仆妇,紧随在九皇子之后迈入。

  花厅内,宁王和九皇子各自占据一处。

  宁王皱眉沉思了很久,忽然肃声道:“永湛,你现在十三岁了吧?”

  尽管面前是自己最为敬重的皇兄,九皇子依然惜墨如金:“是。”

  宁王目光深邃,皱眉道:“你也不小了,也该物色下了。”

  九皇子闻言,神(shubaoinfo)情微顿:“皇兄,至少等到明年吧。”

  如今正是chun夏jiāo际,等到了今年深冬,会发生一件大事。这件事之后,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到时候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对付那个让他焦躁得不知道该如何去使力的小东西。

  宁王微皱眉。

  或许是多年戎守边关的缘故,尽管宁王和九皇子五官极像,可是那五官在九皇子而言就是清冷的贵气和俊美,在宁王而言,却生生透着一股子粗犷和bào戾的味道。

  他如今皱眉,不敢苟同地望着自己的弟弟:“你长大了,身边也该放个人。”

  九皇子听到这话,若有所悟,知道这必然是皇兄已经知道了那早上的事儿,他眸中陡然浮现不悦,硬声道:“不必。”

  宁王凝视着九皇子,却是忽然笑了下,那笑里带着一点包容和无奈,柔化了他冷硬的面容:“你也不必觉得难堪,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笑望着九皇子别过脸去,却敏锐地捕捉到九皇子耳根一点可疑的红痕,于是他之前萧杀的心情顿时变得好起来。

  “永湛,这说明你长大了。当年皇兄也是差不多你这个年纪,当时皇兄房中收了几个。你必须明白,不经历这种事,就不算是真正的男人。”

  九皇子闻言,清冷而固执地道:“皇兄,真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