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低着头,不说话,却娇滴滴地用水漾的眸子睨着他。

  他再也无法忍受,热血上涌,上前将纤细柔软的她抱了个满怀。

  芳香满体,馨香扑鼻,他抱了满手的柔滑细腻,忍不住摩挲着那娇软的红唇儿,忍不住将那妩媚纤弱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

  他开始狂乱地抱着她,试图亲吻她娇美的唇儿,啄吻她滑腻似苏的肌肤。

  再后来,阿宴在他怀里乖顺的偎依。

  有风chui过,有云雾弥漫。

  似花非花,似雾非雾。

  回忆起昨晚那个让人心神(shubaoinfo)dàng漾的梦,九皇子闭上双眸,如玉的面颊透着一丝红。

  他轻轻叹了口气。

  这辈子,阿宴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他是坚信,那个又傻又笨的阿宴,也只有跟着自己,才能不被人欺负了。

  就在九皇子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听到外面有人禀报:“启禀九皇子,宁王来信了,西北大定,不日即将归京。”

  ☆、第48章封赏

  阿宴回到敬国公府,是哥哥顾松接回去的。回到家里,她先把所有人都赶出去,捧着脸趴在锦被里狠狠地哭了一场。

  想起九皇子对自己说得种种难听的话,她简直是羞耻得恨不得撞墙。再想起她打了九皇子的那一巴掌,她简直是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然后呢,想起九皇子把自己拉到花丛后,两个人紧紧靠着的情景,她,她——

  这如果传出去,她真得是清誉毁尽!

  她恨恨地翻箱倒柜,把昔年哥哥顾松从九皇子那里得来的那块如来玉坠拿出来,气不打一出来,仍在了地上,用脚使劲地踩!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九皇子!

  自己憋在房中无声地大哭了一场后,她总算是好受了许多。叹了口气,擦gān了眼泪,打开了房门,去见自己母亲。

  几日不回家,总有许多事要去面对,还要去见老祖宗的。

  三太太见女儿回来后就躲进房中,倒是吓了一跳,问惜晴,竟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又见她如今腿脚上依然不大好,更是心疼。

  及到阿宴从房中出来,她赶紧过去嘘寒问暖,谁知道阿宴却对着她笑道:“母亲,我没事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