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页(1/2)

加入书签

  后来那个皇后一把匕首自缢于万福宫,因为他派兵攻打了皇后的母族北羌,使得北羌退守极北沙漠之地,也使得皇后的两个兄长一个侄子战死沙场。

  两位贵妃,一个因错处被他罚入了冷宫,永世不得出来,另一个则是被他囚禁在天牢中,受尽了苦楚。

  他曾经的那些女人,根本不用他哄,或者自己贴上来温言软语,或者被他雷霆手段吓得瘫作一团。

  于是此时的九皇子,尽管他有两世经验,却依然有了一丝不确定和迷(xinbanzhu)茫。

  他该怎么让她抬起头,笑嘻嘻地对自己说话,牵着自己的手,温柔地喊他的名字?

  就在九皇子陷入了迷(xinbanzhu)茫中时,可怜的阿宴低头低得脖子要酸了,她艰难地抬起头,小心地看了眼九皇子。

  到底有什么事儿啊?他不说,可也不能让她在这里傻站着啊。

  就在这时候,九皇子的目光陡然落到了阿宴的手腕上,那纤细皓白的手腕上明晃晃地挂着个和田玉的手镯,赫然正是平溪公主的那一对。

  于是顿时,九皇子仿佛陡然喝了一盏冰冷的隔夜茶,堵在心口,刺骨的难受。

  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及多想,竟然伸手抓住那手腕,冷道:“到底是给你了?”

  阿宴不及防备,忽然就被这九皇子把手腕抓个正着,虽说这九皇子到底年幼,可也是十三岁的少年郎了啊!

  她羞愤地望着他,水润的眸中迸she出怒(shubaojie)火:“放开,放开!九皇子你要gān什么?”

  说着这话时,她拼命挣扎,试图摆脱这九皇子,怎奈九皇子根本不放,不但不放,反而冷笑道:“你gān嘛这么害怕?怕我弄坏你的镯子?放心好了,我不会的!”

  阿宴脸色惨白,她是吓怕了,这么一刻,她忽然记起了上辈子这当皇帝的他曾gān过的事儿!

  她怎么就傻到只记得他待人的宽厚,却忘记了他一怒(shubaojie)之下的血流成河呢!

  她努力抑制住颤抖的唇:“你,你到底要gān什么……”

  九皇子脸上神(shubaoinfo)情稍稍缓和,他垂眸,凝视着那被自己攥住的细白手腕,那手腕那么纤细柔弱,被他这样握住,他都不敢用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