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1/2)

加入书签

  紧随在后的三姑娘阿宴,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五姑娘,心想自己上一世怕是比她好不到哪里去,这一世却是要好生打磨自己,万万要养出气度,养出大家气派。

  此时的阿宴褪去了手中的各种金饰,只留了一个脖子里的赤金盘螭缨络圈,头上簪着几朵今早摘的迎chun花。那迎chun花娇huáng点点,把她玉瓷一般的肌肤映衬得越发jing致。

  大少奶奶打眼看过去,倒是有些意外,眸中别有意味地笑了下:

  “阿宴今日打扮得倒是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花花吧,楠竹是九皇子,就是比女主小三岁的。

  不是说楠竹当了女主妹夫后喜欢上女主,是从楠竹小时候就心仪女主!等到他议婚的年纪,女主都嫁人了。于是女主的妹妹当的是已经成为荣王的他的侧王妃。

  至于楠竹暗恋女主的原因,后面很快有,他们两个从小时候就是有jiāo集的!

  ☆、阿宴的困境

  阿宴听得这话,心里明白是说自己的金饰一夜之间却没的事儿。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下这大少奶奶,知道这满府里,最有心计的莫过于她了。自己母亲一大早就在这里受磋磨,还不知道被她如何说呢。

  “大嫂嫂,早。”当下她绽唇,泛起一个想来纯真无邪的笑来,脆生生对大少奶奶打了个招呼。

  打完这招呼,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却是故意做出小姑娘的情态,对着三太太撅了一个嘴儿,颇有些抱怨地样子。

  “哪里打扮得好了,连个像样的头面都没有,寒酸死了。”

  忽然风格大变,怕他们不适应,先来叫苦一番。

  果然,这大少奶奶见此,疑惑地望了下三太太,不知所以。

  三太太一愣,这是哪跟哪……

  “三太太昨晚上回去合计了下,只说如今出得多又没有入的,不能坐吃山空。说是要留着给哥哥娶媳妇呢,这可不,连个首饰都不让我戴了!”三姑娘阿宴嫣红小嘴儿一撅,很是委屈,把个被重男轻女的母亲轻视的小姑娘情态做了个足。

  大少奶奶任凭再是机灵,也是愣了下。

  老祖宗眯着眸子,打量着果然今日穿得素净,却仿佛越发娇俏的三姑娘,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