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页(1/2)

加入书签

  “不是因为你,”池海天道,“凤则和承炎的派系不和,承炎那边有几个比较多疑,所以我打算关几天,再完好无损地把人放回去。”

  白时和池左都不是傻子,立刻猜出池海天是想让他们内讧,到时候夹在中间的凤则是死是活,这就说不准了。白时总觉得老头多少还是考虑了他们两人的因素,下意识看看小弟,见他沉默(zhaishuyuancc)地坐着,表情没什么变化,知道他在大事上拎得清,于是伸爪子摸了一把。

  池海天这次回来为的是s计划,凤则只是意外收获,所以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六越那边。s计划整体设计巧妙,哪怕六越上场也要费一些功夫,三天过去,平面图仅仅画了一半。

  池海天估摸还得需要几天,便示意他们尽量快点,空闲时操练一下菜鸟,然后去看了看凤则。

  他和凤则能聊的东西比较多,问的基本是一些熟人的现状。凤则对他可谓如雷贯耳,但记得自己的立场,说的都是不重要的事,半个小时过去,房间的气氛竟诡异地很融洽。

  “你见过我的父母么?”凤则忽然问,“听养父说他们也是重辉的人,但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

  “他们是什么职位?”池海天道,“我不记得高层里有姓凤的。”

  “是么。”凤则随口应了一声,看不出到底在不在意,更没有多说。池海天也没兴趣问,看一眼时间,起身走了。

  池左进门时凤则正在看书,虽然依旧(fqxs)是斯文优雅的样子,但即使低着头,仍可以看出少许张扬的味道。他暗道一声也对,怎么说凤则也是重辉的年轻一代,哪怕落到这种地步都没见慌乱过。

  他们毕竟是同学,上课还都是坐在一起,池左最近有空便会来看看,或许是因为都挑明了,他们反而能毫无顾虑地聊天。

  池左到底想试着劝劝,听这人说以前过得挺惨,所以后来能享受就不会委屈自己,尽可能往上爬时,不由得说起了他和阿白的事,他也是孤儿,同样总被欺负,还不是通过努力让生活变好了么?儿时过得惨不能是害人的借口。

  “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凤则懒洋洋地靠着chuáng头,望着外面被护栏割裂的天空,慢慢开口,“你捡点垃圾就能活,我小的时候如果不杀人,别说饭了,只有被杀的份。”

  池左瞬间一怔:“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