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页(1/2)

加入书签

  宋明渊终于明白蠢萌刚刚为什么要缓这么久了:“不记得了?”

  白时诧异:“嗯?我怎么了吗?对了承炎呢?”

  “跑了,”宋明渊早就从军事基地的少校那里得知白时曾喊过“承狗剩”,猜出绑走蓝的是承炎,闻言并不意外,回答道,“我们赶到酒店的时候他刚刚跑。”

  白时立刻有些着急,担心地问那二哥怎么办,得赶紧把凤则绑了换解药啊。宋明渊按住他,细细询问原由,知道是被承炎骗了,便扳着他的下巴亲了亲,安抚道:“他和我一起来的,什么事都没有。”

  “……”白时反应一下,“嗯?”

  “就在飞船上,不信你可以去看看。”

  白时顿时懂了,在愤恨的同时也稍微松了一口气,暗道一句等下次遇见承炎绝对弄死这祸害,接着和大哥先后洗漱,出去回到chuáng上静静听他为自己讲述经过,脑中不禁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仔细回忆了一会儿。

  宋明渊见他在走神(shubaoinfo),揉进怀里:“阿白?”

  白时嗯了声,抬眼望过去,感到唇上传来一股温软,便配合地张开嘴和大哥缠绵,紧接着察觉睡衣里探进一只手在身上缓缓抚摸,力道恰到好处,忍不住舒服地哼了声,一甩一甩地摇着尾巴。

  五秒后,再次僵住。

  特么为毛要甩尾巴,这难道是本能反应么?!

  宋明渊的兴致被挑起,翻身压住他亲了亲嘴角,顺手摸摸他的耳朵,安慰地说了一句很可爱不难看,又一次吻过去。

  白时抱着他,脑海中“大哥是毛绒控么”的念头一闪而逝,迅速沉溺在了这个霸道的吻里,只觉身体越来越热,不由得呻吟出声,顺从地窝在他怀里,予取予夺。

  宋明渊赞赏地吻了吻他,一点点和他融为一体,让他缓了两口气,开始放肆地享受美食。白时呼吸凌乱,无助地攀着眼前的人,感到意识渐渐模糊,接着有零星的片段不停地在眼前滑过,慢慢填补缺失的记忆,很快就连了起来。

  他立刻单手捂脸。

  妈蛋,那么蠢的小白团子绝对不是他,这都是幻觉,一定是幻觉,特么这让他以后怎么见人,选择性忘记可以么?

  宋明渊在激烈的动作中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声音低哑性感:“怎么了?”

  白时睁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