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页(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没掉到底。”白时说着停住,心想不会真是副本吧?不然他为什么都爬上来了还得被砸下去,巧合么?

  他清楚现在不适合说这个,便乖乖跟着大哥离开裂缝,看着身边的主办方和程教官,询问他这个算什么,接着得知属于意外死亡,顿时就沉默(zhaishuyuancc)了。

  蓝笑着安慰:“没事,咱们还是第一。”

  白时面瘫脸,一语不发。宋明渊估摸这熊孩子是觉得丢人,但应该缓缓就行,便对周围的人点头示意,带着他们队的人向外走,准备和阿白回公寓洗个澡,然后再吃饭。

  蓝和约书亚的身上都弄得不太gān净,他们不住校,此刻见白时没事,又想了想宋明渊刚刚的样子,便不想打扰他们,没留下吃饭,纷纷走了。白时目送他们离开,终于忍不住开口:“咱们死了多少人?”

  “两个。”

  白时试探地问:“不算我?”

  宋明渊看他一眼,没有回答。白时窝在副驾驶席上一下下地瞥他,不清楚这到底算不算,但很快他便什么都不想了,因为大哥快速将车开到公寓,拉着他上楼,直接就在浴室把他给办了。

  疯狂的占有和啃噬让人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白时急促地喘着气,伸手抱着他:“大哥……”

  “嗯。”宋明渊的声音蒙了层沙哑,听着特别性感,他将人一捞转身出去,按在chuáng上继续吃,中途还把这人的眼睛蒙了上,直到过足瘾才稍微放开,叫了外卖。

  白时被蹂躏半天,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窝在chuáng上,深深地觉得大哥在和他算账,慢慢向被窝里缩了缩。宋明渊关掉通讯器的页面看他一眼,将人揉进怀里陪他一起躺着。白时习惯性地伸爪子摸一把,只觉眼皮发沉,不等饭菜送来就睡着了。

  再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望着大哥,忽然想起一件事,将猜测说了说。宋明渊问道:“你想去下面看看?”

  “听你的。”

  宋明渊扳起他的下巴亲了亲,决定陪他走一趟,只是现在不行,得等到比完赛。白时自然没意见,又躺了一会儿,爬起来吃饭。

  他们有一整天的休息时间,宋明渊身为队长要忙的事情很多,白时不怎么想出去,只和他们开了一次会就继续在公寓里窝着,眨眼间耗到晚上,见大哥进去洗澡,接着听见房门被敲了两声,便去取外卖。

  外卖小哥收完钱:“那个先等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