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琼华夜晏(一)(1/2)

加入书签

  离忧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知道了,我会去的。辛苦你了,青莲赏!”刘公公闻言一喜,嘴上却还说了几句推辞的话。青莲包了包银子递给刘公公,心中却不禁有些疑惑,公主向来谁的帐不买,更不会去讨好人。这回怎么会赏赐银子?

  刘公公喜笑颜开地退了下去。离忧起身,莲步轻移,站在那个翡翠牡丹面前,玉指轻轻地抚过玉雕的花瓣,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公主,这宝物可真漂亮。”

  “是呀,价值连城呢。陛下真是疼爱公主,这样的宝物转手就送给公主了。”

  “奴婢们可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宝贝。瞧这雕功,再瞧这玉色,都是上上品呢。”

  ……

  女们围在一旁,喋喋不休地称赞着。

  “既然你们喜欢就送给你们好了。不过这东西只有一个,你们几个不够分。这可如何是好?”离忧手抚下巴,思忖了片刻忽地眼眸一亮,笑道:“有了,把它砸开了,每人分一份,这样就公平了。”

  青莲好笑道:“砸了不就等于毁了?这可使不得。况且此乃御赐的宝物,奴婢们可不敢要。”

  “他既然送给我了,便是我的东西,我爱送人就送人想砸就砸谁也管不了。东西在这儿你们自己看着办,我要去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神好参加夜晏。”说罢伸了个懒腰向床塌款款走去。虽然公主话是这么说,但青莲等女却是万万不敢要这翡翠牡丹,更不敢把它砸了。

  重华殿的浴池名曰:“潋滟泉”,乃是一方长年不冷的温泉。数百年前,大韶的开国之君起造朝华,特意在“潋滟泉”上造了一座重华,送给他最爱的女人享用。如今这座中最奢华的浴房成了离忧的独有。层层的软纱围绕在室中,将凉气挡在其外。氤氲的水气盈盈于室,一片朦朦胧胧中仿若仙境。地面依旧是用汉白玉铺就而成,莲花形的汤池中央是一个打造成莲蓬形状的白玉床,可横躲其上。片片花瓣在水面上飘过,带着淡淡的香气。离忧自腋下全没在水面下,脸上泛起一片潮红。玉臂轻轻地撩动着起水花,自嘲地想:过了几日奢华的生活,若再离恐怕就该不适应喽。她缓缓地起身,带起一片“哗哗”的水声。滴滴晶莹的水珠从她凝脂般的玉体上滚落。青莲展开致的衣裙,轻巧地为她穿好。离忧侧头在广袖上嗅了嗅,有淡淡的兰香盈鼻,应该是用上好的香料薰过。

  长长的秀发终于晾干,青莲一边梳一边赞道:“公主的头发真好,又浓又黑,不用假髻也好看。”青莲的手很巧,凌散的头发经她的纤手一番绕弄乌丝层层堆叠固定在头顶成了飞云望仙髻,因离忧是未出阁的女子,髻下又留出一半头发,似裂锦的丝缎一般披下直垂到臀部。发髻上又戴上飞凤吐珠冠,别上翠玉银簪。髻后还别了朵别致的牡丹绢花。鲜艳似血的红宝石垂额在发与额间。耳上挂着翡翠耳坠。面上胭脂淡扫,眉上黛笔微描,唇上绛红一点,临了青莲又在离忧的双眉中贴上梅花形的花钿。

  整妆完毕青莲忍不住笑道:“公主真美。今晚保证能艳惊四座。”

  离忧临镜照面,只见身上穿着的是月白色金丝纹的衣裳,头上珠钗摇曳生姿,原本就清丽的五官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