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猜硬币的小游戏(1/2)

加入书签

  那个白衣人走到林甲和卧龙啸跟前,轻轻一甩手腕,手中托盘中的两杯“欲望之血”就象受到不可知的力量作用,弹落到林甲和卧龙啸面前的桌上。

  更为奇特的是,两杯酒落在桌上,杯中的酒液只是一阵轻晃,连一滴都没有洒出来。这个白衣中年人的灵巧手法和对力量的控制可谓巧妙。

  白衣人略一点头,极有风度地微笑着道:“鄙人姓涂,涂欢,是此地的经理。看两位眼生,似乎不常来这里。两位新到,而鄙人招呼不周,所以这两杯酒算是我请的。”说完他把一枚筹码放在桌上。

  林甲举杯一笑道,“谢谢涂经理好意,不过我的确比较喜欢,呵呵,尤其是不花钱的酒。涂经理有什么好关照啊?”

  涂欢笑了笑道,“其实这杯欲望之血,还有另一个名称,叫做血色黎明。因为但凡喝了这种酒的人,几乎都会从夜晚赌到天亮。”

  林甲哈哈一笑:“是吗?”“是的,现在两位有了这么多筹码。已经有资格进入我们的贵宾专用房间豪赌一番,不知两位可有兴趣?”涂欢笑道。

  卧龙啸端着酒杯晃了晃,喝了一口,淡淡地说:“我从来不赌博,但是我喜欢这酒,有一种血的味道。”

  “哦?”涂欢一愣。林甲笑着说:“经理先生,很抱歉,我也不喜欢当贵宾。我只喜欢当个普通人,赢了可以大笑,输了可以大哭。你不觉得在这里你能感觉很多的悲伤与欢喜么?进了贵宾房间,只有一张桌子。而且输赢都要不动声色,才显得有气派有风度。这种感觉太装斯文,这种赌博的快乐也就少了很多。”

  涂欢笑了,他发现这两个人很有意思。“你知不知道,你手里的这些筹码已经可以让普通的人在这里生活几年了?这里是我管理的赌场,我如果让别人随随便便赢了一大笔就走,似乎有点失职。”他轻轻拂了拂衣服,仿佛想要纤尘不染的白色西服更干净。

  “所以你想赢回去,而且你确定能赢。你倒真是很自信。”卧龙啸冷冷的嘲笑道。

  林甲突然笑着接口道:“他当然不确定,这是赌博。确定赢的赌博就不是赌博了,那简直是抢劫。”

  涂欢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的确,那样的赌博还有什么意思?赌博最快乐的莫过于等待结果的心跳感觉。如果失去这份快乐的确会变得很乏味,这位小兄弟的这一句话就道破了赌博的根本。这真的让我很期待。”

  林甲放下酒杯,拍手道:“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又喝了你的酒。那么我们就在这里赌一局,赌什么呢?不如我们赌简单一点,就赌猜硬币吧。”

  涂欢一愣,“猜硬币?”林甲嘿嘿一笑,伸出左手用两根手指夹起桌上的那枚筹码。林甲左手一拋筹码,右手随即一挥,雪亮的刀光一闪,那枚筹码从中间一分为二,落在桌上。围观的众赌徒一阵惊呼。

  林甲指着一面印有花纹和数额,另一面却被刀削平的筹码。缓缓地道,“就用这个。”涂欢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他长期混迹赌场,眼力惊人,可他并没有看出林甲的出刀。

  能够一刀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