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劫匪(1/2)

加入书签

  莫残报了施家当年一碗热汤面救娘的恩情,骑马在镇外找到了焦家林地,徐家的祖坟都在这里。

  月光下,荒坟岗蓬蒿丛生,乌鸦呱噪,当年掘坟戮尸的痕迹已被岁月抹去了,唯有凄凉如斯。

  莫残从马上卸下纸烛,点火祭祀徐家列祖,熊熊火光中他似乎看得到那些冤死的魂灵,随着清风吹起的纸灰飘上夜空渐渐的远去。

  “徐家列祖列宗,你们放心,莫残定会找到寿男和福男,把他们救出苦海,徐家的根不会绝的。”莫残对天明誓道。

  祭祀完以后,莫残骑上快马星夜向京城赶去。

  数日后,京城宣武门内大街,仅靠骡马市旁边熙熙攘攘,不少的旗人在这里买卖奴隶,此地就是京城里有名的“人市”。满清入关前就有人**易,入关后贩卖人口为奴依然存在,汉人可以与牲口一样自由买卖。清初时是以俘掠汉民为满臣奴仆,后来罪犯及其家属也都没入旗奴,凡“谋反及大逆”之家属,男十五岁以下及母女妻妾给付功臣之家为奴,男为苦力,女供其淫乐。

  为防止这些人逃跑,顺治年间颁布,规定:有隐匿逃人者斩,其邻佑及十家长、百家长不行举首,地方官不能觉察者,俱为连坐。

  大清律之严,甚至三藩之一的靖南王耿仲明由于收留了逃跑的汉人奴隶也被迫自杀。

  莫残此刻才明白为什么娘从来闭口不提往事,若是被人知道了是逃走的旗人家奴,不但要连累爹爹。连自己都要被逮去为奴。

  来到京城已经几天了。娘也不知道当年没入旗奴的女眷们的下落。所以莫残先来“人市”这里了解情况。

  “这位小哥也是来买家奴的么?”一个四十多岁的旗人掮客走过来搭话。

  “嗯。”莫残未置可否。

  “你看,”那掮客介绍说,“那个女孩十五岁,开价二十两,这边几个壮男的都在二十五两左右,若是多买的话还可以打九折。”

  莫残目光瞥向了一边,有两个中老年女奴在chū shòu。

  “想买老妈子么?五两就可以了。”那人嘿嘿道。

  莫残手一翻,掌中多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在掮客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我用一百两银票买个消息,你能办到吗?”

  那人眼睛一亮,忙说:“哎呦,小哥,不是吹牛,京城这人市里消息最灵通的就是我啦,你要问什么?”

  “我想要知道几十年前一起大案中没入旗奴的人下落,你能否打听到?”

  掮客闻言思忖说道:“若是没入京城的旗奴在官府档案中倒是可以查得到,不过需要打点”

  “没问题。”莫残手一翻又多出来两百两银票。

  “小哥请一边茶楼里叙话。”那人故作神秘的说道,他已经认准了这是个难得一遇的大主顾。

  两人来到骡马市街对面的一家茶楼里。莫残要了一壶上好的**茶边喝边聊。

  “我叫富察康,小哥怎么称呼?”掮客自我介绍道。

  “莫二。”

  “莫小哥。把那件案子说说吧。”

  “听说过东台‘一柱楼诗案’么?”莫残随后将案子的大致情况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要知道徐家的女眷六人和两个男孩子寿男与福男的下落。”

  “好,包在我身上,打听到了以后去哪儿找你?”富察康问。

  “什刹海‘和第’对面的‘永福’客栈。”莫残答道。

  “呦,那是军机大臣和珅大人府邸附近啊,这样吧,三日后回话,这个”富察康目光示意莫残手中的银票。

  莫残递给他一百两银票,说道:“先付你一百两,事成后再给剩余的二百两。”

  “小哥果然做事老道,没问题,您就等着好消息吧。”富察康赞许的点点头,收起银票起身离开了茶楼。

  接下来的三天里,莫残大致摸清了和珅府邸以及管家刘全的情况。这座东依前海背靠后海的豪宅风水极佳,“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据说这是当代有名的风水大师赖卜相此宅后所言,不管怎样,居住在这儿附近的人确实比京城其他地方都长寿。

  这个管家刘全外号刘秃子,原本是钮祜禄常保的家丁,自常保病故于福建任上以后,始终保护陪伴在年幼的和珅与和琳兄弟俩身边不离不弃,直至和珅十五岁有能力自立,并把后母们赶出家门后便充当和府的管家。和珅十八岁时冯氏嫁入和府,唤其为管家,但和珅认为家中只有“婢两人”,称呼管家不太妥当,便着冯氏一直唤其为“全儿”。

  当时有一“婢女”应该就是娘了,莫残寻思着。

  据说现在刘全因和珅的得道,自己也成了京城里首屈一指的暴发户,自己名下的房产就有一百多间,还有钱铺、药铺、账局数座,生活上也是极度的奢侈,而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目空一切,外地以及京城的官员想要打通和珅的关节,甚至要先巴结他才行。

  莫残在附近转悠了两三天,始终没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