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西王母国(1/2)

加入书签

  西王母宫中。

  西王母没有说话,走下殿来拉住委望的手,委望一生并不好色,但是被西王母拉住之后,浑身却也颤栗一下。

  浑浑噩噩的被西王母牵着手,他想对西王母露出方伯长的笑容,但是似乎自己也觉得很好笑。

  委望跟着西王母不由自主的走着,那只巨大的白虎就悄无声息的跟在身后。委望不知道自己的脖子会不会被这只猛虎突然咬断。

  “你不要害怕,我不会让它吃你的!”西王母突然说话了,而且手机中原的语言,言语中透着特有西域特有的磁性声音。

  “舜帝在位的时候,我也去过中原!”

  “舜帝?”委望终于敢发出声音。

  “就是抢了尧帝王位的那位舜帝了!”

  “啊!”委望要不是身后有白虎,就会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可是几百年前了!”委望结结巴巴的似乎在自言自语。

  “几百年很久吗?对我来说仿佛就在昨天!不过我不喜欢那个舜帝,一看就是个心机重重的男人!嗯,你也有点,不过比那个舜帝好一点,最少像个男人!”

  委望听到西王母竟然夸自己比舜帝还要强,似乎就忘了刚才还在想着西王母真的是个千年老妖怪吗。

  委望偷偷瞄了下西王母的脖颈,依旧雪白如玉,光滑细腻,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西王母身上有一种想起时刻包围着自己,委望很想不吸入这种气息,但是自己已经被这种香气浸润的无法逃脱。

  然后拉着自己的手也是柔软温暖,委望有点晕了,心中想“反正自己的生死都攥在这个女人手里,一切都随她吧!”

  转过一个回廊,回廊下面就是瑶池的水,水中映着天上的白云,似乎这里就是天上的仙境,后面是一个瑶池边的房间,外面此时月光如水,水面就如一块巨大晶莹的美玉。

  床上铺着厚厚的锦缎,委望想我这是上天了吗,难道我早已经死了。或者我一直在做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西王母的身体靠了过来的时候,委望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男人,而不仅仅是苦心晶莹的一个国君。

  委望突然似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少年,对女人有那样热烈的渴望。外面月光照了进来,照到床上的两个人,西王母看着自己越来越光滑的皮肤,满意的睡了。

  委望似乎很疲惫,但是也安然如婴儿般熟睡了,此刻如果要来杀就杀吧,但是请不要叫醒我,让我在梦中一直不要醒来。

  太丁和外丙出发之后,两个人都想最快的找到委望。

  但是大军所到之处就收降了当地的顾国士兵,百姓也都是夹路欢迎。

  但是顾国都转遍了,依旧没有委望的消息。

  此时太丁和伊挚到了顾国最远的一个边城,西域的城只能算一个小镇,根本住不下一万人马,第二天外丙的大军也到了。

  “兄长,父王让你我来帅军来追委望,看来委望肯定是逃往西域去了!”外丙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恐怕这次你我难以完成父王的心愿了!”

  “委望很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