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二深陷自我怀疑中一天便到上域里(1/2)

加入书签

  深陷自我怀疑中,一天便到上域里。

  “这位妹妹是硫龙之体,你可知道?”圣女上前上下打量了黄语一番,一双美眸光彩闪闪,片刻后,目光一凝开口问道。

  “这是我妻子,那彦真娜,我自然知道她是硫龙之体,实际上这里的人有一半都知道。”黄语话中带气。

  “哼,你们未曾对拜,这场婚礼便做不得数,我已屏蔽了这片天地,就算你们拜下去也传达不到上天那里,你可知道?你可知道?硫龙之体何其珍贵,岂能与人成婚?岂可被你破了元阴?”圣女说道,也是话中带气,这让左侍很不习惯,圣女何曾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这简直与普通女子无异了。

  “嘿嘿,我们已有夫妻之实,你难道看不出来?”黄语得意非凡,传音道,这个自然不能拿到明面上说。

  “浪子住口,这位妹妹颈细腰挺,臀紧肩直,发亮指尖,明明是处女之态,岂容你这浪子污蔑?”黄语的传音之法相对于左侍二人显得粗鄙异常,立即便被截获了,后果就是左侍爆发。

  “昨日才发生。”黄语笑道,起效岂会那么快。

  “哼,胡说八道,这妹妹元阴如此稳固,你这狂浪登徒子想死吗?”左侍伸手握了握那彦真娜的手,而后放开,传音喝骂道。

  “啊,你才胡说八道,我…我…我挺大的啊。”黄语大囧,不过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这句话说得左侍老脸一红,一旁圣女则是满脸通红。

  “别胡说八道了,这妹妹要进我们圣女宫,做为圣女培养,你若是还想进来,那去炼器殿做个执事吧。”圣女发狠了。

  黄语低着头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回想着一直持续到天亮的种种觉得都是真的,不是梦,他也没有理由怀疑左侍,因为她们可以拿出更加强硬的手段,直接掳走那彦真娜也无不可,身为女子完全没有必要跟他打这样的嘴官司,为何那彦真娜元阴还在?这是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甚至怀疑整个世界。

  “诶,等等,起码要问问娜娜,她是我妻子,而且有夫妻之实。”黄语回过味来了,大声说了出来。

  “这位妹妹,跟我们去你房间谈谈吧。”圣女说道,上前拉住了那彦真娜的手,笑眯眯的,很是亲切。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们结婚?”那彦真娜红盖头还未掀开,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对方是冲着自己这个硫龙之体来的。

  “不是阻止,而是看不得人暴殄天物,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蛊惑人家清白女子,毁掉人家的大好前途,你成长起来后会是个大人物,岂是这小子能够配得的?小子,是不是?”圣女连珠炮一般说道,听得一旁的左侍一脸呆滞,心中深深怀疑这圣女被掉了包,之前在门派内一天也说不了一句话,即便是对着贴身之人,也是冷淡如冰,发自内心地不关心任何事,想不到今日会展现泼妇一面。

  “走走走,我们去房间里谈,有些话这些臭男人听不得。”不等黄语和那彦真娜反驳,圣女拉着那彦真娜进了房间,左侍对着黄语歉意一笑,也随着进去了。左侍发脾气是发脾气,还真不敢轻视黄语这个炼器师,只不过她实在搞不懂今日圣女的状态,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会那么强烈地阻止二人的婚姻,偏偏理由还十分充分和正当,她是不想搞的这么僵硬的,所以这一笑算是道歉了。

  来者实力强大无比,黄语深信即便是全力相抗也不过是螳臂当车,但对方并非强压,而是用这种自来熟的,略带些不要脸的方式打断自己的婚礼,阻止那彦真娜嫁给他,而且理由是自己蛊惑她,不关心她的前途和自私,让自己上来便处于被道德谴责的那一方,自己虽然反感却无法采取激烈的反抗,但他相信那彦真娜是不会受到对方蛊惑的,到时候怎么办?

  四周宾朋好友每一个都被神秘的力量禁锢住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还停留在黄语和那彦真娜要夫妻对拜之时,那么下面的发展中或许会威胁到他们,而且自己还没有力量保护他们,黄语骨子里是不愿意妥协的,但代价如此大,他也不得不做好让步的准备,此时他才明白自己爷爷的那种心情,也明白了自己的弱小。

  房间门打开,那彦真娜三人走了出来,黄语忐忑的心立即提到了最高,心中颇有悲哀之感,但见那彦真娜和圣女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