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被追拿的黑衣蒙面人(1/2)

加入书签

  柳双离无聊的翻着白眼。

  她并不是没人管,殷学正带同孙欲随段文贵一起去往顺天府大牢时,暗中给她做了手式,让她在这乖乖呆在这,等许行回来。

  她是乖乖呆着了,可不知来此真正目的的她,被这么一下晾在一边,真的很无聊啊。

  所以,殷学正等人一走,见四下无人,柳双离即施展轻功,跃身上了屋顶。

  亥初时分,夜还未深,月刚初明。

  柳双离府身卧在屋瓦之上,轻轻的探着头,无聊的观察着周遭的情况。

  已是深秋时分,夜虽未深,夜风却已裹上了深冷的寒气,在迎着夜风的屋瓦之上呆得久了,不免受寒气所袭,身子有些僵冷起来。

  柳双离搓了搓有些冰冷的双手,又眯着眼四下看了看,哈了口气,耳朵也竖起细细分辨周围的声响。

  没有异常,又过了两刻钟,许行还没回来。四下安静得出奇,除了巡夜人每隔半刻钟转到这处的脚步声,再有簌簌的夜风声外,听不到任何声响。

  又哈了口气,柳双离无聊的翻了个身,仰躺在屋顶,看着天上的——嗯,好吧,看不到星星,只有半掩在一层溥溥云纱后的明月。

  连星星都没得数啊,柳双离自嘲的轻声一笑,眯起了双眼,双手托后,无聊得正想稍打个盹儿。就在这时,突听不远处传来阵阵飞速奔跑的脚步声。柳双离一惊跳起顺势伏下身子,辨着声响望去,就见不远处,昏暗的长廊中,一黑衣蒙面人正如离弓的箭刃般,急速向这方奔来。

  黑衣蒙面人的身后,紧追着三个身着龙行卫官服的衙役。

  龙行卫!?怎么回事?

  这是在闹哪出戏?

  她自己就是龙行卫,可没听说今夜龙行卫有在顺天府的抓捕行动。

  追得近了,柳双离也看清了三个身着龙行卫青灰色官服的人的脸。

  嗯,她从没见过这三张脸。

  这三月来,特别是这几日来,也是殷学正有意,她已经把身在京中的所有龙行卫明卫都认了个全,她的记忆力不差,这三张脸却没在她的记忆中留有号。

  所以,除非这三人是刚从别处当差回京,没及时让她见到。否则,就是有人在冒充龙行卫行事。

  自然,突然回京没让她见着的可能性极小,所以,被冒充的可能性极大。

  柳双离轻笑,既然都是要抓人,以期让给冒充的,不如让她自己这个真正的龙行卫来吧。

  想到这,柳双离身形一转,如弹丸星跃,几个起落来到了四人追逃的长廊顶端。

  此时的黑衣蒙面人已被身后的三人追上,情及之下突然一个急速纵起,就想跃过一旁的高墙,翻墙而过。

  可惜,黑衣蒙面人的身法实在不够灵活,轻功底子又太差。这一死命急跃,也不过刚刚够双手趴上墙顶瓦石,双脚又不知如何着力,实在不够劲儿跃过这堵高墙。

  就在黑衣蒙面人双手抓实墙顶瓦石,双脚想使劲儿往上爬之际,他身后的三人已追至。领头的一人见其狼狈攀爬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上前轻轻一扯黑衣蒙面人的双脚,毫不费力的就把人给扯下了高墙。

  ‘啪’的一声重响,黑衣蒙面人仰面倒在了地上,一身的黑衣瞬间蒙上一层暗灰。

  身着龙行卫官服的三人,一脸得意的大笑着:“他娘的,看你这兔儿还往哪逃,撞到咱龙行卫手里还敢逃,娘的,不死也要你脱层皮。来看看是什么兔崽子,竟敢来顺天府劫狱。”

  说着,就有一人蹲下身来,伸手欲扯下黑衣蒙面人蒙在面上的黑巾。

  黑衣蒙面人急得‘呜呜’直叫,身子直往后退,可他的身后就是高墙,根本退无可退。他的双脚适才又被人撕扯过重,还在发麻之中,一时就根本站不起来。

  眼见面上的黑巾就被扯下,黑衣蒙面人双眼一闭,认命了。

  突地一声疾风袭过,就听‘啊’的一声惨叫,又似‘噔’的一声震响,什么跌落于地,他面上蒙着的黑巾好好的,近身的那人却不见有任何动静。

  黑衣蒙面人疑惑的睁开双眼,就见适才蹲下身来欲揭下他面巾的那人,左手紧抓着右手手腕,一脸的狰狞。

  一旁领头的那人倏地一个纵起,大声喝道:“什么人?”

  又是一阵急风拂过,黑衣蒙面人的身前瞬间立了一人。

  一个也是一身黑衣,却是长身玉立,身形灵巧的俏丽少女。

  “哪来的臭丫头。”领头的那人一个暴喝,双手成扇就向少女面门抓去。

  少女俏脸微扬,双眼含笑,也不答话,轻巧巧的往旁一让,右脚却是一抬一扫,一记‘飞鹤掠水’就把直扑上来的那人扫落于地。

  另两人见此,一惊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