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流离失所(1/2)

加入书签

  想到这儿,蒋先生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或许,她是因为负罪感,不好意思见自己?抑或者,她不辞而别回老家了?

  可是,她的工资自己还没有给她啊。

  这时,他忽然感到脑袋昏昏沉沉,还有些疼。

  哎!让她去吧!

  是的,蒋先生多少对田甜有些不满,毕竟,因为她的失误,让他痛失自己最亲最爱的宝贝女儿。

  若换了别人,我非要去公安局告她不可,让她把牢底坐穿。

  他在心里狠狠地想。

  其实,女儿没有了,即便她惨死狱中,似乎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因为,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更不能减轻自己心中的苦痛。

  哎!

  除非······除非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活过来!

  活过来?哼!可能吗?

  自己可不敢有这种两三岁小孩般幼稚无知的幻想,自己终究是二十好几的成年人了。

  正胡思乱想着,这时,锅开了,沸腾的汤水顶着锅盖溢流出来,见状,蒋先生立即起身,急步上前,把锅盖揭开。

  锅里翻滚着雪白的泡沫,面条也随着上蹿下跳起来。

  他连忙从筷子筒里拿出一双筷子,把面条整拢一下,然后,胡乱的往锅里撒了些调料,用锅铲拌了拌,便起锅了。

  把面条端到餐桌上,方才想起自己还没洗漱,于是,又转身去了卫生间。

  在书店的一个角落里,田甜趴在一张桌子上睡着了,从那轻微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中可知,此刻,她睡得正香。

  也许,昨晚,硬撑着,不敢睡,直到凌晨时分,才实在熬不住,便不由自主的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嘈杂声把田甜吵醒了。

  她抬起头,并慢慢的睁开眼,然而,刺眼的阳光照射得她赶紧又重新把双眼给闭上。

  好一会儿,她才一边揉揉惺忪的双眼,一边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苦思冥想着,这是哪儿?自己身在何方?还有,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终于,她想起了。

  这是书店,昨晚,自己无处安身,所以,便在这呆了一宿。

  想到这儿,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连忙擦了擦眼角和嘴角后,就站起身,悄悄的离开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能免费的在这过了一夜,且毫发无损,安然无恙,加之,又不曾被这里的店老板驱赶,自己就要感谢万分了。

  可是,今天晚上,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在赖在这书店了,必须找到住的地方。

  因而,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事情做。

  于是,田甜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上,眼睛却不停地四下张望着,想找一个职业介绍所。

  走着走着,突然,耳畔传来“扑通”一声响。

  她循声望去,发现自己的左前方有人倒地。

  原来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摔倒了,只见,他努力试图起来,可遗憾的是,挣扎了好几次都未能如愿。

  有人远远地投去怜悯的目光,有人却高昂着脑袋,假装没看见似的从老人的身旁匆匆走过······

  出于本能,田甜立即奔跑过去,想把老人扶起来。

  “老伯伯,你还好吗?”

  她一边招呼着,一边弯腰去搀扶。

  然而,这是一位高大魁梧的近两百斤的老伯伯,而她只是一位九十三斤的柔弱女子,所以,想要把老人扶起来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及百般努力才勉勉强强把老人扶起来。这时,她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

  此时,她见地上仍躺着一根磨得光滑铮亮的木头拐杖,想着可能是老伯伯的,便又弯腰把它捡拾起来,并递到他手上。

  见状,老人向田甜抱了抱拳头,诚恳的连连道谢,看着他眼里噙满泪水。

  田甜的心理禁不住“咯噔”一下。

  “老爷爷,你这是去哪儿啊?”

  她问。

  “去医院。哎!**病又犯了!”

  说完,老人便向她摆了摆手后转身离去。

  这时,她才猛然发现老人的额头擦破了皮儿,鲜红的血正一点一点地往外渗。

  田甜目送着老伯伯佝偻着背几乎是挪移着步伐踉踉跄跄的前行,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当他那举步维艰的背影渐渐远去时,田甜忽然想起了自己那已经去世了二十余年的爷爷来。

  蓦然,爷爷的音容笑貌顿时跃然于脑海中。

  幼时,她和爷爷奶奶是最亲密的,他们特别特别疼爱她,当然,她也深爱着他们。

  田甜想着想着,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

  哎!假如爷爷奶奶还在世,该多好!

  如今,见这位素不相识的老人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她仿佛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凄楚和凄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