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酒杯里掺上yi些白开水。甚或不经意间,把酒水倒在餐具旁的湿布巾上,再及时地把布巾拧干备用,且做得人不知鬼不觉。黎明泽yi直怀疑路里在酒水上搞了小动作,掺了假,却又抓不到现行证据。他就嫌辛然监督不力,是两口子在合伙作案舞弊。

  第yi章 新官上任四5

  席间,路里出去了yi趟。回来后,他附到蒲苇的耳边说:“朱县长也在楼上的雅间里,跟李宏轩yi起陪yi帮客人。你不去敬杯酒吗?”

  蒲苇警觉地悄声问道:“哪方面的客人?”

  路里猜度道:“好像是省城里来的。弄不清楚,搞得挺神秘的。”

  蒲苇沉思了yi下,跟张扬打了声招呼,便端起空酒杯出去了。过了半晌儿,她回到屋里。蒲苇没有上桌,而是朝辛然使了个眼色,自己踅身进了休息区的卫生间。

  辛然随即离席,也跟进了卫生间。蒲苇既没有方便,也没有洗涮,而是在等着辛然。

  见到辛然进来,蒲苇没头没脑地问了句:“要上市吗?”

  辛然愕然道:“没听说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蒲苇悄声回道:“这是个大好事,怎么会有问题呢。我刚从朱县长那桌回来。朱县长和李宏轩在宴请省c市几个精通企业上市的人,好像在商讨集团上市事宜。我的意思,你yi定要注意着点儿动向,听着点儿风声。yi旦能够上市,千万告诉我yi声。我得弄些原始股,肯定能赚上yi大笔的。到时,你也要筹集yi些资金,多买点儿,包你不吃亏。”

  辛然点头道:“好的,我yi定注意着点儿,肯定不会落下你的。”

  蒲苇又说:“听张扬的话音,他这几年搞了yi个新课题。就是苦于找不到yi个像样的实践基地,至今还在象牙塔里睡大觉呐。我看,你是不是把他聘过来,用你的地盘,搞yi次合作。你们公司也正处于人才短缺百废待兴的局面,这么做于公于私都有利。”

  辛然老实地回道:“我也有这个意思。就是怕我的庙门小,留不住他这个大神。干脆,你给撮合撮合吧。只要他的要价不太过分,我就想法做工作,让公司留住他。”

  蒲苇点点头,说:“行,就这么定了。今晚没法讲这事,回头再套他的底儿,应该不会有问题。”又说:“对李宏轩,你要注意着点儿。我可不是吓唬你。这种人就像yi只随时可能发威的老虎,总叫人有种拍着老虎屁股走夜路的感觉。”

  辛然没有再说什么。

  俩人走出卫生间,就见餐桌上的人形神不yi。或勾头耷眼沉默不语的,或搭肩搂背怪腔怪调的,个个显得醉意十足憨态可掬。黎明泽竟然坐到了蒲苇的位置上,跟张扬滔滔不绝地讲着悄悄话。好像俩人已是肝胆相照的铁杆哥们yi般。

  蒲苇赶快结束了酒场。

  吃过饭,yi群人鱼贯步出远东大酒店门厅时,还算清醒的路里叫夜风yi吹,终是酒劲儿上了头,脚步也有些不利落了。

  站在门口的美女们齐声喊出“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再来”那句从不走样的话时,路里竟然傻笑着随口嘟囔出yi句:“就来,就来。”惹得几个小美女直抿嘴偷乐。

  第yi章 新官上任五1

  长野镇的暮秋已然来临,枯叶衰草遍布在空旷辽远的山峦平地间。这个时候,天空yi天比yi天清澈高远,风霜yi日比yi日冷硬清寒。

  大雁排成大大的“人”字形,齐声高叫着,向这片渐冷渐寒的沃土作着最后道别。道别声中,雁群义无反顾地振翅远飞,开始了yi路南下的长途旅行,空留yi地遐思与惆怅。

  雁群悉数离去的时候,张扬却留了下来。

  不知是让蒲苇说转了心思,还是急于想找到个合适的基地平台来实践自己的科研成果,张扬果真答应留了下来。他被辛然聘为饲料公司销售部经理,聘任期限为yi年。

  关于报酬问题,辛然踌躇了几天,才咬牙跺脚胆大妄为地定下了,月薪八千元,另加三千元的车补费。若是销售总量超额完成了,还可以从超额部分里拿到yi笔提成奖。这样的工资标准放在整个集团里,除了集团老总们,已是天价了。

  辛然知道,这点儿报酬,并未能放在张扬的眼里。不过,这已是辛然尽的最大努力,动用的最高权限了。好在张扬并没有计较什么,只是yi笑了之。这让辛然长长地舒了yi口气,心里的委屈总算泄掉了yi大半。

  辛然想不明白的是,莫向前为什么会这样对待自己,对待花重金都难以聘请到的学府才子张扬。

  几天来,张扬铺下身子,召集旧厂的业务员凑情况,跑市场,熟悉老客户,作市场调查与研究工作。张扬拿出了yi整套市场营销方案,叫辛然审定。

  从张扬的市场摸底调查情况看,知州县饲养业十分发达,饲料发展前景不可估量。除集团下属的三十五家养猪场外,知州县共有大小养殖场二百多家,成规模建制的就有yi百余家。仅猪饲料月销售量就达八万吨以上,鸡饲料在四万吨左右。这还不算各种养鸡c养鸭c养鱼等星罗棋布在知州县城乡院落里的散养用户。如此计算下来,饲料的需求量已是yi个庞大数字。如此发达的养殖业,必然集聚了众多饲料供应商。他们绞尽脑汁地来抢夺这块流油的奶酪,尽可能多地瓜分yi杯美羹。因而,在知州县这块不到二千二百五十平方公里的大地上,竟然盘踞着大小四十多家饲料生产企业。同时,还有更多外地饲料销售商在削尖了脑袋往知州饲料市场里钻。就目前来看,仅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饲料品牌就达四百余个。如此看来,知州这块福地,并非饲料的养老之地。

  第yi章 新官上任五2

  按照张扬的规划设想,必须尽快实施“五步起跳”计划。在满足供应集团直属养殖场的前提下,先包揽公司所有运转费用,同时重炮轰击知州县整个饲料市场。采取任何可行的办法,也就是所谓“强盗无行”,坚决抢夺本县区域内十分之yi的饲料供应份额。说白了,就是在尽可能遵守约定俗成的市场游戏规则这个大框架下,不遗余力地掠夺客户资源,完成抢滩登陆的突击战。这是饲料公司能否生存发展的关键yi步,更是饲料品牌的立足根基和最为可靠的大后方。与此同时,在古川市各个县区和重点乡镇设立销售网点,先将内圈辐射轮滚动起来,逐步绞杀本市的饲料市场,完成本市区域内的破袭战。随之,要将目光投射出去,盯准省内沿海地区的养殖集中区域,打响省内区域的狙击战。先是四处煽风点火,搅起yi地狼烟,再实施重点突破,也就是所谓的“猎鹰战法”。瞄准yi个,吃掉yi个,更要消化yi个。若如此,他所设计的“四面出击c战略合围”的滚动发展战术构想不日就将实现。

  辛然笑道,就算是本市区域的滚动绞杀和本省区域的猎鹰擒拿不能奏效,仅是本县市场抢滩争夺战能够成功的话,饲料的发展也便前途无量了。

  张扬再次催促辛然,尽快物色出yi个配方技术高超且把关严格的品管部经理,以保证产品质量上乘,备足优质的枪炮弹药,方可完成上阵厮杀的抢夺任务。

  辛然愁道:“我正被这事搞得焦头烂额呐,到哪儿去寻这么合适的人呢。”

  张扬说:“要是你不顾虑我要搞宗派山头主义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yi个人。是我搞课题研究时认识的,在yi家大型饲料厂里任品管部副经理,很有水平,但又很不得志。我还是比较有信心,能够把他挖过来的。”

  辛然长舒yi口气,说道:“万事俱备,只欠这个东风了。这事,你得抓紧些,越快越好。”

  那天,俩人正这么商量着。辛然的话音还未落下,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机响了。yi接,竟是莫向前打来的。他只说了yi句:“你到我的办公室里来yi下。”说罢,就扣了电话。

  当时,辛然就觉得莫向前的口气不太对,有yi种挺冲的味道儿。辛然不好当着张扬的面表露出什么来。她只是叮嘱张扬尽快办理挖人的事,便匆匆赶去朝见顶头上司莫向前。

  辛然刚跨进莫向前在集团总部大楼的办公室,便遭到了他劈头盖脸地yi顿训斥。

  他瞪起了铃铛似的yi对金鱼眼,手指缝里夹着yi支冒烟的香烟,就那么yi戳yi戳地指点着辛然叫道:“辛然,你的胆子越来越见长了,什么时候学会了越权行事先斩后奏啦。聘用外人的事,你请示过谁了。还是吓死人的高薪聘请,都差点儿赶上董事长总经理的薪水了。你这不是胡闹嘛,是想要成立个独立王国单干独挑吗?”

  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yi通训斥,让辛然大感意外。她先是惊讶,不知道是谁的嘴巴这么快。自己还没来得及汇报,便有人抢先yi步捷足先登了。随着莫向前越说越犀利的谈锋,她的自尊心就有些受伤。书包 网 shubayi2cyi 想百万\小!说来第二书包网

  第yi章 新官上任五3

  她解释说,论张扬的身价和学识,这点儿薪水实在不算什么。即使业内其他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