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邪祟无意泄密(1/2)

加入书签

  高空中喷耀的天火一一湮灭,地表呼啸的火浆也陆续消退,天地光线转暗,黑夜将至。

  夜晚是魔狱界最危险的时刻,魔人凶兽大多蛰伏,不会轻易外出。支狩真伏在茂密的荆棘丛中,一动不动,耐心等待黑船。气温正在急速下降,风冷得刺骨,他呵出的气化作一缕缕白雾,飘散开来。

  四下里是一片贫瘠的砾土荒原,也是黑船的一处停靠点。密密麻麻的火棘绵延数百里,荆棘刺犹如尖锐交错的獠牙,阻挡住了魔物、凶兽。以火棘汁为食的花腐蚊像一片片灰雾,“嗡嗡”来回飞卷,散发出恶心作呕的奇臭。

  此处人迹罕至,位置荒僻,是极为隐蔽的藏身之所。花腐蚊散发的恶臭又遮蔽了支狩真的气味,令他暂时无需担心追兵。

  十丈开外,沟壑内喷出的岩浆闪烁数次,迅速黯淡,最后一处光源熄灭了,黑暗像无边的幕布覆盖天地。

  四周陷入了静寂,夜风变得死气沉沉,“嗡嗡”的花腐蚊群也消失了。

  一个灰白色的影子慢慢飘出沟壑,像一个无声游荡的幽灵。它面目模糊,散发出有若实质的戾气。支狩真眼睁睁地看着它四处移动,穿过密集的火棘,向自己飘过来。

  邪祟!支狩真心头蓦地一凛。地梦道之行前,他查阅过大量前人典籍,深知地梦道最可怖的对手并非那些炼虚合道的土著,而是一种被称为“邪祟”的异物。

  邪祟在人间道难得一见,但在地梦道频繁出没,不足为奇。邪祟非生非死,非虚非实,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诡能,极难彻底灭杀。他在天河界遭遇的噩,其实就是一种邪祟。而在远古与巫族订立盟约的魁,本质上也属于邪祟。

  巫族秘典祝天十三录里,倒是有一篇专门对付邪祟的“祝由转魇咒”,但通篇内容晦涩,奥理艰深,支狩真还在自行摸索,一时难以领悟。

  随着灰白色的影子不断接近,周遭的空气一下子变得阴惨惨的,窒息般的寒意渗入支狩真肌肤。他忽然觉得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

  “咯咯咯咯”一阵脆生生的笑声突兀响起,五个胖乎乎的小娃娃凭空出现。它们头扎冲天辨,胸围红肚兜,一个瞎眼,眼窝处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窟窿;一个耳朵残缺不全,像被野兽啃咬过;一个鼻子烂成泥糊,连鼻孔都看不到;一个嘴巴仿佛被线缝合住,密布蜈蚣步足状的疤痕;还有一个浑身皮肤溃烂,鼓满大大小小的水泡。

  五个小娃娃脚踩尖锐的荆棘,自顾自拍手跳舞,嬉笑追逐。

  灰白色的影子立即旋风般地逃开,与它们远远地拉开距离,似是极为忌惮。支狩真的呼吸顿时一畅,阴森的寒意也随之退去。

  “咦,你们瞧,有个魔人躲在这里!”瞎眼的小娃娃突然扭过头,冲着支狩真的方向瞅了瞅,黑洞洞的眼窝渗出惨白的眼泪。

  支狩真眼前骤然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紧接着,其余四个娃娃纷纷转过头来,对他做出掏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