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亡音为谁而鸣(1/2)

加入书签

  鹰耀一时陷入被动,兀自稳如磐石,未露丝毫破绽,金色细剑静持不动。

  双方呈现出短暂的对峙。

  支狩真一边以剑势占据攻守的主动,造成对手无形的压力,一边暗中默察自身变化。

  他刚迈入炼气还神之境,尚未完全适应,体内的三杀种机剑炁大网变得更为繁密,呼吸般一起一伏,开始向体外延伸,连向更广阔的外天地。

  三杀种机剑炁壮大数倍,不断飞速穿梭,似生出了一丝灵性,与精神世界的识海隐隐呼应。剑胎深处,仿佛孕出一物,若有若无,非虚非实,支狩真待要仔细察辨,此物又消失不见。

  变化最大的是他的识海,扩张了近乎一倍。星斗大阵璀璨生辉,星空剑丝愈发莹澈,似可射出识海,化作攻敌手段。太上心镜注无需催动,自行运转不休,将远近十丈内的动向一一映照:太子幸灾乐祸的眼神,王夷甫额角紧张绷起的一根青筋,谢玄攥得发红的拳头指节,地下三尺处一条红头蜈蚣缓慢蠕动的触足,远处溪畔的芍药花蕊里飞出的一只蜜蜂

  即便连鹰耀稳定而节奏不变的心跳声,也以奇特的图影方式,清晰呈现在心镜上。

  “想不到人族也有如此天才的剑手。”鸾安目光落在支狩真身上,见他的剑势牢牢锁住鹰耀,占据主动,心里颇感不安,对伊墨低声道,“鹰耀身份尊贵,他若比剑出了意外,大晋可不好交代。”

  伊墨心中一动,原安若能杀了鹰耀,或许更妙,博陵原氏、太上神霄宗都会被牵扯进来。他故作为难之色:“原安出身显赫门阀,又是道门中人”

  鸾安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不管殿下用什么法子,鹰耀必须胜!”

  “轰!”鹰耀暗伏的三道剑势陡然弹出,汇成一道凌厉剑气,激射而出,似要强行破开支狩真的剑势锁定。

  支狩真长剑一吐,正待迎头劈上,那道剑气猝然一分为三!

  一缕正面击向长剑;另一缕剑气灵活地向上一跳,悬于支狩真头顶上方,似落未落,将其牵制,令他无法趁势追击;最后一缕剑气从支狩真右侧掠过,直奔鸾安而去。

  鸾族剑仙厉喝一声,长剑浮出头顶,急速斩下,堪堪截住剑气。

  众人愣在当场,不晓得鹰耀是一时错手,还是故意为之。与此同时,支狩真长剑劈开正面的剑气,剑尖顺势上挑,气机牵连之下,头顶上方那缕剑气被引得往下一扑,被长剑轻巧拨开。

  “鸾安,不要侮辱了剑修这两个字。”鹰耀森冷的声音传遍四方,金黄色的瞳孔闪过一丝杀意。

  世家子们乱哄哄地发出一阵嘘声。鸾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得七窍生烟。鹰耀这个不知好歹的疯子,要不是怕日后鹰天柱怪罪,自己管他去死啊!

  “鹰耀一再恣意妄为,一切后果由你们鹰部自负!”鸾安神色变幻,对鹰族剑仙喝道,心里倒是安稳许多。鹰耀与对手比剑之时,还能耳听八方,可见仍有余力。

  支狩真伺机跨步,长剑前探,剑尖抖出千百点森森寒芒,顷刻笼罩鹰耀全身,丝毫不因对方分心而放缓攻势。鹰耀的金色细剑蓦地一震,一股锐利之极的剑气迸出剑尖,同样分化出星星点点的剑气。

  寒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