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重构鲤体剑胎(1/2)

加入书签

  烧红的火钳探入炉膛,夹出谢玄,巨大的铁锤劈头盖脸砸下。“砰!”谢玄眼冒金星,耳鼓轰鸣,四肢好似花枝乱颤,险些就要失声痛呼。

  他喉头耸动,死死憋住一口气,勉强扭过头,瞧了瞧躺在边上的表姐和萌萌哒。表姐倒也罢了,受了一番锻打神色疲乏,有气无力。可猴精不仅精神抖擞,居然还在挠痒痒,顺带又给他了一个白眼!

  挨了一顿重锤还抓痒?谢玄内心抓狂,你他娘的得有多痒啊?“砰!砰!砰……”铁锤狂风暴雨般密集落下,砸得他头晕目眩,肝肠欲断,痛得死去活来,却硬是死命撑着,连哼都不哼一记。

  也不知煎熬了多久,炸雷般的锤击声一止,谢玄全身大汗淋漓,近乎虚脱,像条半死的鱼“扑哧扑哧”喘气。

  “本少一声都没叫!”他嘴唇蠕动,眼角乜斜着瞟向猴精,透出压抑不住的得色。

  “你叫了。”萌萌哒眨眨眼,细声细气地说。

  “我哪叫了?”谢玄一愣。

  “你真的叫了。”萌萌哒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指了指谢咏絮,“我听见了,你表姐也听见了。”

  “你这死猴精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是耳朵坏了还是被耳屎塞住了?”谢玄禁不住心头火起,拼命翻了个身凑过去,出口讥骂。他先前被猴精一顿数落,而今总算逮住机会反击。

  嗯?独眼巨人低下头,困惑地瞅了一眼谢玄,这贼子还能动?一定是贼心不死,还想偷俺的裙子!他怒吼着抓起谢玄,用力扔进炉膛,再次拉动风箱。

  还要来一次?谢玄神色大变,“咚”地撞在滚烫的炉壁上,发出一声凄惨的狂叫,叫声旋即淹没在熊熊火焰中。

  “你听,他就是叫了,我没说错啊。”萌萌哒偏过小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谢咏絮,无奈地摊摊手爪,“难道预知未来也有错?”

  独眼巨人接着钳出支狩真,扔到铁砧上,抓起铁锤,猛烈砸落。

  “砰!”支狩真浑身一抖,内腑震颤,尚未被完全消化的繇猊内丹精元被一锤敲散,纷乱流窜体内,继而被剑种一一吞融、提炼,转化成三杀种机剑炁。

  “轰!”本就膨胀到了极限,被支狩真一直压制的三杀种机剑炁当即失控,仿佛一条挣脱锁链的恶龙,暴走怒腾,汹汹向炼气还神的瓶颈冲去。

  支狩真暗呼不妙,他的剑道心境并不圆满,还未彻悟见独,若此刻成就炼气还神,等于前功尽弃。他竭力驾驭三杀种机剑炁,但剑炁实在太过充沛,又被压制过久,反弹激烈得如同山洪溃堤,一泻不可收拾。

  而繇猊的内丹精元仍在络绎不绝地转化成三杀种机剑炁,令其不断壮大。

  “砰!”独眼巨汉的第二锤恰好落下,三杀种机剑炁受到猛烈撞击,冲势稍稍一顿。巨锤也被三杀种机剑炁反震,往上弹起,震得独眼巨人掌心一疼,如被针刺。

  “这个贼子更不老实!”独眼巨人咆哮一声,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浑身肌肉鼓凸而起,根根血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