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突围暗渡陈仓(1/2)

加入书签

  两日后,蒙荫节的前夜。

  月黑风高,夜色像起伏的草原。城东一条幽暗狭窄的长巷里,图客鬓发凌乱,衣衫染血,后背贴住一面粗糙的高墙,竭力蜷缩身躯,听着自己惶急如鼓的心跳声。

  阿爹已经完了。大燕绣衣司的人落在天罗卫手里,连一根完好的骨头都留不下来。图客强忍眼里的泪花,咬紧牙根,弯刀用力一剐,小腿上发黑浮肿的腐肉整块削去,鲜血溅在墙根上,发出腥臭的气味。她哼也不哼一声,将一瓶金疮药粉倒在伤口上,小腿猛地哆嗦了一下。

  长巷深处,隐隐传来衣袂卷动的微风声,血蝠犬拍动翅膀发出的低吠声。

  天罗卫又追上来了。图客深吸了口气,甩出一根细长黝黑的钩索,越过墙头,迅捷攀绳而上,翻过高墙,窜进另一条巷子,往秦淮河的方向逃去。

  她和阿爹在金陵春卖唱,不知怎地被天罗卫识破底细,遭伏围杀。建康各处城门早已封闭,这几日重兵驻防,把守森严难出。眼下她唯有跳进秦淮河,顺流游入长江,才有一线活路。

  上空陡然亮起两点绿油油的光,一头血蝠犬飞过高墙,拍打肉翅停在半空,碧绿的瞳孔盯着图客。这是天罗卫豢养的奇兽,嗅觉灵敏,尤擅追踪。

  图客手臂一抖,钩索像一条毒龙猛然抽向空中。血蝠犬扬翅一闪,掠向高处,发出一连串短促的吠叫。

  “找到她了!”远处的天罗卫闻讯扑来,堵向小巷各处出入口。

  图客银牙一咬,像一头凶狠的小母狼直闯巷口。一旦对方完成合围之势,她再难脱困,平白浪费了阿爹拼死换来的机会。

  一名天罗卫站在巷口,双手持剑,向她笔直冲来。双方不退不避,身影交错而过。图客右肩溅血,又添一道伤口。天罗卫踉跄前仆,软软歪倒在墙边,血水从喉头汩汩涌出。

  图客脚步不停,手中弯刀高高扬起,冲向另一个赶至的天罗卫。后者半蹲不动,谨慎守在巷口,挡住出路,一对奇门兵刃跨虎篮在夜色下冒出尖锐的寒光。

  “拦住她!”四、五名天罗卫出现在巷尾,堵住退路。高墙两头,一个个天罗卫扑跃而下,杀气腾腾,从后方汹汹追来。

  “长生天与我同在!”图客逼近巷口,低吼一声,弯刀卷起一缕诡秘的银光,直劈而下,发出阵阵令人魂惊魄摇的呜咽。

  天罗卫竭力收摄心神,排除刀声干扰,手中两柄跨虎篮交叉举起,全力封向弯刀。他不求杀敌,只需拖延几息,便可汇合追兵,稳稳困杀对手。

  刀光倏而一滑、一扭,由刚厉转为阴柔,缠住其中一柄跨虎篮的刃口,轻轻一带,力道巧妙牵引之下,与另一柄跨虎篮“砰”地相撞,向外荡开,露出中间一线漏洞。

  刀光破隙而入,天罗卫额头裂开一道血线,僵立不动。图客一脚踢开尸体,冲出小巷。血蝠犬在她头顶上空盘旋吠叫,身后众人衔尾紧追。

  一根铁拐悄无声息,从墙下的阴影里猝然扫出,砸向图客酥胸,恰是她杀敌出巷、心神微分之际。

  铁拐势大力沉,蓄满浊气,拐身在空中一次次颤动,仿似不住变幻方位,暗藏诸多细巧变化。

  图客心头一紧,这一拐若是挥刀抵挡,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