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唯恐天下不乱吗?(1/2)

加入书签

  陈彦至四平八稳走在大街上,浑身上下,周正无比。他将儒家的“正”已经修到了极致。

  言行正,念头正。

  好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改变陈彦至的平衡。

  李中庸修炼的是太极拳,他走路的姿势,和陈彦至不同。他的脚下,犹如有一层厚厚的肉垫似的,弹性十足。每走一步,身体都能轻易被弹起。赶起路来,非常轻松。

  “吕玲绮是女孩子,她的情况有点特殊。”李中庸向陈彦至说着事情的经过,“整个太学和国子监,目前只有吕玲绮一个女学生。再加上她父亲是吕布,名声不好。杨靖对吕玲绮出言不逊,吕玲绮含愤出手,差点将杨靖给打死。”

  杨靖和杨修,都是出自弘农杨家,可是二人则是大不同。杨修是天才,杨靖则是个纨绔子弟。要不是仗着家族,杨靖根本就没有进入太学和国子监的可能。

  陈彦至对任何人都没有偏见,可他同样不喜欢杨靖这样的纨绔子弟。

  陈彦至说道:“世家子弟,参差不齐,正常。杨修是个例,杨靖那样的人,则是普遍存在的。杨家,司马家,也就出了一个杨修和一个司马懿。至于四世三公的袁家,更是一个出色的人才都没有,袁家没落,是注定了的。”

  李中庸说道:“袁本初和袁公路不算是人才?”

  陈彦至摇头道:“他们两个不过是仗着家族的威望和势力,才成为了一方诸侯。他们算什么人才?拿袁本初和曹孟德相比,实在是太抬举他。至于袁术,现在得到了传国玉玺,利欲熏心,此刻怕是正在做登基称帝的美梦吧。”

  二人走上台阶,进入国子监。

  杨靖的身边,有两个御医正在医治,可是他们对其伤势,无能为力。

  杨修一脸焦急地看着昏迷不醒的堂弟。自己二叔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真的被吕玲绮打死,二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吕玲绮犯了错,低着头。

  众人见陈彦至和李中庸到了,连忙行礼:“见过陈先生,见过李祭酒。”

  李中庸说道:“各位,我师父来了。都让一让。只要我师父出手,杨靖的性命就算是保住了。”

  杨修是第一次见陈彦至。

  以前,他听说陈彦至年轻,可是没有想到陈彦至的相貌比起李中庸还要年少。完全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想到了《养生导引术》,杨修心中就释然了。此门功法,杨修自己现在也在修炼。

  五天前,杨修达到了“活死人”的精神境界。

  杨修现在和李中庸,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只不过,李中庸的精神境界,更加稳固一些。但杨修练了导引术,未必没有机会追赶上来。

  精神境界这东西,和武功炼体不一样,不需要时间积累,机缘一到,说顿悟就顿悟。

  顿悟,则一步登天,甚至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的精神状态。顿悟不了,到老到死,都是这个样子,不得寸进。

  陈彦至救治了杨靖以后,说道:“再过一会儿,杨靖就会醒来。”

  杨修上前一步,感激道:“杨修多谢陈先生施以妙手,救我堂弟。”

  陈先生说道:“你就是杨修?不错,非常不错。杨家能诞生你这样的天才人物,不容易。以后,你可别走错了路。”

  杨修奇怪,为什么陈先生说自己将来会走错路?

  陈彦至看向了吕玲绮。

  吕玲绮忐忑道:“陈先生,我……”

  陈彦至说道:“我和你说过,暗劲霸道阴毒,要慎用,切不可用来伤人。你到了洛阳的第一天,就用暗劲差点打死了人。将你逐出洛阳,你回去以后,你爹肯定不会饶了你。我也有些于心不忍。太学和国子监,就你一个女孩子,实在是有些不方便。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让吕玲绮来太学读书习武,陈彦至的用心是好的。但忽略一点实际情况。继续让吕玲绮留在太学,肯定是不行。

  说不定,其他的学生会孤立她,排挤她。

  与其让她留在太学里,再生事端,还不如将她留在身边。

  李中庸眼中露出了一丝羡慕。跟随在师父身边,能学到的东西,可就多了。李中庸都还想继续跟在师父身边学习呢。可是因为要管理太学和国子监,李中庸的这个想法只能作罢。

  见吕玲绮发呆,李中庸提醒道:“吕玲绮,你还不快点多谢我师父。跟在我师父身边学习,可是你天大的造化。”

  吕玲绮回过神来,说道:“多谢陈先生。”

  杨靖醒了,见吕玲绮还在这里,激动道:“怎么还没有将吕布的女儿抓起来,关进大牢?”

  杨修严厉道:“住口。”

  杨靖不服气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