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人生的转折就是这么突然(1/2)

加入书签

  走出姑苏城,我们沿着水路一路向上游走。

  江河两边郁郁葱葱,冬天寒冷的气温渐渐退去,河道两边的树木长出了新芽,嫩绿一片。

  春季即将到来,万物复苏。

  早春三月,气温怡人,船家撑着长篙,心情大好,不自觉的唱起了歌。

  歌声婉转,旋律优美,是江南流行的小调。

  我们四个人坐在船舱里,围坐在小方桌边。

  桌面上摆放着各式菜肴,都是离开姑苏城的时候雪凝在酒楼里买的外卖。

  菜色新鲜,香气扑鼻。

  买外卖的时候,雪凝顺带打了一斤女儿红。这种酒算是古代的低度酒,喝起来一点都不带劲。

  聂冰喜欢喝,雪凝自然是为他买的。我和袁晓琳也只是随吃随喝的分。

  一路上,船家称呼聂冰都是少爷,连连称赞聂冰少爷好福气,有两个美女作陪,还有个小丫鬟随时服侍。

  袁晓琳一听就火了,叫喊着她才是我们的女王大人。

  船家自然不行,乐呵呵的说,小姑娘这么喜欢说玩笑话,可见主仆关系也处得很好啊,说明聂冰少爷是个好脾气的人。

  夸得聂冰耳根子通红,真是个脸皮薄的小白脸啊。

  我看了看现在的组合,聂冰一个男人,我、雪凝和袁晓琳都是女人,在视女人如物体的古代,一个男人带三个女人自然会成为别人羡慕的焦点。

  如果这三个女人姿色还不赖的话,那就不是羡慕了,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如果阿水在,船家就不会误会了。”聂冰道。

  他一说,我的思维转移到阿水身上。是啊,这个臭小子去哪里了?这么久的时间也不回个信,不会是还在生气吧?

  “阿水有没有找你们?”我问聂冰。

  他摇摇头。我的目光转移到雪凝,她也摇摇头。

  袁晓琳夹了一个南瓜饼放进嘴里,“不要看我,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而且,地府不收留难民。”

  讨论了半天阿水,我们又把话题转移到袁晓琳身上。

  “话说女王大人,你也玩够了吧?过了这么久都不会地府,工作还能不能开展了?你放得下那些投胎转世的灵魂么?万一投错胎了怎么办?”

  袁晓琳一点也不介意,“无所谓啊。我觉得这里住着比地府好多了,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心情舒坦对于身体健康有着至关重要的好处。”

  “你是舒服了,我们要养着你啊。”

  “我要你痒了么?我不是也在帮忙送快递么?”袁晓琳反驳道,“别那么小气,况且本王帮你们完成任务,绝对事半功倍,你们应该感谢我。”

  我们满头黑线,宋铁郎事件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喂,你们干什么?”乌篷外面,船家吼道。

  “小赤佬,不要命了!放开!妈了个巴子的。”船家又骂了起来。

  “哐当”一声,我们的身体受到了冲击般的惯性,我本能的向后一靠,靠在了船舷上。聂冰左手抱着雪凝的腰,右手抓住船舷。

  袁晓琳支撑不住,身体向前一松,整张脸贴在了桌面的花椒鱼上。

  “混蛋,船家,是不是故意的?”袁晓琳抬起头来,脸上布满了葱花,满是椒盐味,凭空又多了一个新菜。

  刚才的惯性像是船遭到了某种撞击。

  我站起身来走了出来,乌篷外面,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我面前。

  聂冰和雪凝也走了出来,像我一样抬起了头。

  袁晓琳走出来,哼了一声,“船大了不起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