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交响(1/2)

加入书签

  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交响

  从后堂重新前往岛的后方,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只有两拨受伤的海盗,都被我躲了过去,失去了船只,这些海盗想逃都没机会。想了想,估计那个青年杀手应该是在我还没到后岛的时候就已经遭遇了海盗头子,在一番交战后,他为了逃命而引爆了弹药库。巨大的震动让海盗头子失去了目标,并受到了惊吓而选择先开小船返回主舰。在开着船过来支援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的时间就不多了。”摸到后岛水域,我再次换上了潜水服,背上氧气瓶,借助潜水加速艇和干扰器,再一次的潜入到了大海中。朝着海图所指的方向前进。

  深夜的大海很容易迷失方向,不过好在的是海面上月光的洒落让原本黑暗的大海披上了银色的外衣。几次浮出海面辨认方向后,大约半小时,我找到了海盗的主船。那是一艘游轮改造的船只,虽然依旧是白色,但是它的顶端已经挂起了象征海盗的黑色旗帜。甲板上也推上了几门重火力机枪。不知道这船上有没有导弹武装,要是有。。。我就真得把这艘船上的人全杀光了,这可比抢金库更赚!

  从水下缓缓摸到船边。我利用一根垂在船尾的粗麻绳一步步的登上了海盗船。相比岛上的二百多人,这艘船上预计也就十人的样子。在船的侧弦挂着一艘小快艇,上面还有未干涸的水渍,应该是海盗头子带人逃到这里时用的,确定了船上敌人大致的数量,我低身向着船舱潜去。或许是因为海盗们不曾想过会有人会从岛屿一路潜上主舰,又或许更森严的把手在船舱,现如今在甲板的敌人警惕性并不强。拿着匕首和消音手枪,我轻松的。解决掉了甲板上的六个敌人,我轻轻推开船舱的钢铁大门。悄声迈步向里走去。

  狭窄的船舱是最适合我战斗的地方,走廊繁多,空间狭小,最主要的。。安静。听声术的能力在这里可以无限的放大。窝在一处走廊,很快我就听到了皮鞋咄地的脚步声和有力的心跳。紫色的匕首在手中轻转反握,待敌人走进的瞬间,一抹寒芒便直刺对方的喉咙。

  噗!

  利刃入喉,猩红的鲜血顺着匕首向外溅射而出。那个海盗甚至来不及呼喊就软软的倒了下去。拉住他的衣服,防止他倒地时发出声响。我将他拖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中。继续向内深入,这个海盗船也有着游艇那样精致的船舱和走廊。这让我不得不小心每一个走廊,指不定就会有人从一个走廊突然窜出来呢。这不,才走到第三个走廊,一个海盗就出现在我的视野内,趁他还未反应,装了消声器的手枪抬起就是两颗子弹送入了他的大脑。血液喷溅,溅射到了另一侧的房门,尸体倒地的声音也引起了门另一侧海盗的注意。

  猫身前行,我快步冲了上去,在对方撞开门的瞬间我已经伸手撞开了他指向我的微型冲锋。借助前冲的力量将他带飞,并在他的身上补了几枪,虽然成功将他放倒,却没有能阻止他朝着上方扣动扳机。

  一阵刺耳的突突声打破了船舱的宁静,下一刻,我的精神开始高度集中起来,前行已经结束,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对擂!

  从船舱再次往下走了一层,敌人开始不断地涌现,走廊的另一端,两个端着3冲锋枪的敌人映入眼帘,强大的火力顷刻向我喷射而来,狭窄的走廊根本无路可躲,还好旁边就是船舱一个房间的窗户,猛然撞破玻璃,我直径翻进了房间里,在躲到一个沙发之后,敌人也从房间的大门冲了进来。

  砰!砰!

  两声枪响,我从沙发的底部打中了敌人的脚腕,两人吃痛倒地,我的子弹也在他们倒地的瞬间没入他们的胸膛。

  两人失去了呼吸,又有两名再次闯进屋里,躲在沙发后面,我也终于有机会从项链中拿出自己的火力。两把同时入手,连头都不用露,我就向着敌人扫了过去。没有三分钟敌人就躺了一地,鲜血铺满了房间门口附近的地板。

  “这海盗头子还真舍得。”肃清了敌人,我从已经残破的沙发后面抬起了头。确定暂时性的安全后,我重新将装备整理好,并收取了敌人掉落的枪支都是钱,别浪费了。

  继续向前深入,此时的我已经端起了重型火力。敌人的剩余已经不多,但是剩下的都已经是能够保护头目的精英人士了,重火力压制尤为重要。

  迈步向前,最终,我在船舱的尾部区域找到了海盗头子的藏身之处。不过还没进门,里面就已经隔着房门向我打出了枪林弹雨。这迫使我不得不向后撤离。直至走廊末端的拐角。

  突突突突。。

  子弹密集如雨,丝毫不见有反击的空档,至少有三四个人在对着我扫射,而我能做的只有缩在墙壁后面等待里面子弹的停歇,毕竟子弹不可能是无限的,唯一的遗憾就是比较心疼这船,打漏了这么多地方,之后想要修复可就比较麻烦了。

  “里面的朋友!我们谈谈如何!”我对着里面大吼,不过回答我的依旧是丝毫不停歇的子弹。

  “我退出去,你们停火,我们做笔交易!关于那份地契的交易!”我在一侧向里面喊。或许是听到地契两个字,里面一个粗鲁的声音即刻喊道停火。枪声也在几秒钟之后彻底熄灭。见状,我从项链中换出,对着卧室大门就是一炮。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船只的损伤,干掉敌人才是最紧要的选择。

  火箭弹袭来,里面的保镖连大喊的时间都没有就朝着一侧扑去,试图扑倒自己的雇主。虽然他们的职业操守很好,只不过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他们的举动并不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轰!!!

  爆炸声响,船舱的玻璃被炸得粉碎,黑色的浓烟也逐渐从窗户飘出,星星点点的火光开始弥漫在房间中。

  哧哧。。。很快的,灭火器的声音响起,看来里面还有未死净的敌人。

  一颗震撼弹拉开拉环,我直接投进了房间,焖爆响起,里面的灭火器声音戛然而止。房间内

  重新换回手枪,我向着房间内走去。此时在房间里已经不见枪声,有的只是几个人重伤后的呻吟。探头看去,房间里还活着的有三个,一人西装打扮,此时正靠着墙,在他的腰腹处插着一根木头,大概是爆炸时飞溅射进了他的体内,一人身着粗犷的外衣,留着满脸的大胡子身上挂着不少金银首饰,在他的胸膛有着大片血迹,大概是弹片插进了他的胸口。一条小腿已经不见。此时正在地上不住地呻吟。还有一人躺在地上,试图重新捡起身旁的枪,像是某个雇佣军。

  砰砰!

  抬枪射杀了那名试图反抗的佣兵,我将枪口对向了剩下两个人。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面对里面的两人,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这样的装扮,应该就是海盗头子,以及三池的某个干部了吧。

  “你。。是左倾的走狗!”那个三池的干部一边咳血一边对我咒骂着。“你。。你这。。。”

  砰!

  “抱歉,没心情听你废话!”赏给了他一颗子弹,我跨步向着奄奄一息的海盗头子走去。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我蹲下身子,看着还在咳血的海盗头子。在他的右手小指上,我看到了那枚目标戒指。

  “放。。放过我。”海盗头子磕磕绊绊道。“我只是。。听命行事。”

  “岛上放的就是你所有的财宝了吗?这里还有吗?”我将带在他手上的戒指取下。

  “在。。床下有个暗格。”

  “你这里有一块很有年头的手表吗?金属表带,金框黑色表盘,背面还写着的”

  “。。。”海盗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没用了。”举起枪,我对准海盗头子的额头扣下了扳机。不论他是不是在说谎,现如今海盗船上的敌人基本已经被我一网打尽,剩下的就只是开船的那些人了。拿到戒指,此次的任务也算是基本完成,这艘船只是附加品,至于能不能带走,那就全看个人了。

  在拿到戒指后,我又花了大概半小时对船只进行扫荡,而那所谓的暗格里面其实也只是一些现金和一小袋宝石而已,并没有太多的东西。不过遗憾的是,不论海盗身上,还是暗格内,我都没有发现那块表。

  将所有人全部干掉后,我开始收敛此次的战利品。从登岛战到现在的洗劫船只,总共收获了快艇六艘,大型船只一艘半损坏,杂牌枪械若干,金银珠宝无数,现金就算了。而此次最宝贵的收获,莫过于待会儿要找那个年轻杀手兑换的那份文件,要知道,虽然东西都是要上缴,但是如果文件从我的手中交给政府,别说人情,估计政府还要倒贴很多东西给我才行。可以说这次的任务让我赚的是盆钵满盈。

  将尸体堆在一个小皮艇上,我顺着船舷走了下去。在从项链中放下一艘小船后,我将皮艇退离了大船,而大船也在下一秒从水中消失,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当然这是被我收入了项链中。在完成这一切后,我迅速开动小船离开,因为最多十分钟,海底的鲨鱼就会被浓重的血腥味吸引,我必须尽快离开这片海域。

  架着小艇,我向着指定的海域开去,距离规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我已然看到海平面的尽头,淡淡的阳光正在一点点的将海的颜色从深蓝渲染成金黄。

  小船在海上行驶,淡淡的海风吹得人心旷神怡,平静的海面虽有波光粼粼,却丝毫不见汹涌,昨夜凌晨的杀戮仿佛不存在一般,丝毫不能玷污了这辽阔的大海。

  没有半小时,我就来到了规定的海域内,海面的远处,借着冉冉升起的日光,我看到了一艘小船正在海域上飘着。船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正是和我有着协议的那个青年杀手,似乎是感受到了有别的船只驶来,那个青年男子向我的方向侧头看来,然后拿起了望眼镜观望了起来。而看到他的举动后,我也是对着他轻轻挥了挥手。

  两分钟后,我们的船只相遇。

  “你真的把海盗船给端了?”看着我手上的戒指,那个青年人有些惊讶道。

  “嗯。”我点点头。“不过很遗憾,排除被我炸飞的可能性,我并没有在船上发现那块你需要的表。”

  “没关系,这个情报本身就不是百分百准确的,至于你说炸飞,那应该不太可能。”青年男子摇摇头道。“认识一下吧,我叫明月。”

  “流风。”说话间,我将手中的戒指递了过去,而这个叫做明月的年轻人也没有拖沓,直接将文件丢给了我。

  “那么这次交易完成,我想之后我就要离开了。”明月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戒指悠然道。

  “离开?”我楞了一下神。“真正的任务还没开始吧?”

  “我的任务只是找那块表而已。”明月摇了摇头。“既然情报有误,那么我就离开了,后续的任务没有了我这个拖油瓶,相信你会更顺利。”明月的语气虽然有些玩笑,但是这句话的背后意图很明显,他和我一样是属于孤狼。一个人的任务早已成为习惯。身边突然多一个人,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你的情报网似乎很强大,能够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