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骑士的终结(1/2)

加入书签

  第三百四十九章骑士的终结

  死者名为莆田耕平,今年27岁。是任职于米花综合医院的医生对吧?半小时后,几辆警车闪烁着刺眼的红灯停驻在了帝丹高中的门口,目暮警官带着众警员向着演出大厅鱼贯而入,并开始着手调查起来。

  是的。一位身穿红色无袖衣裙的女性满脸低落回答道。看样子这位女性应该就是死者的同伴或是朋友之类的了。在她身后还站了几个人,想必他们都是一起的。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为什么会在看演出到一半的时候倒下的呢?目暮警官继续发问。

  我也不清楚。。演出到一半的时候莆田医生就突然站了起来。一开始我只是以为他是突然那里不舒服,谁知道他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会不会是被害人喝了掉在他身边的那杯饮料,才会倒地身亡呢?

  这。。。我也不太清楚。红衣女子屈身对蹲在地上的高木警官回应道。我一直在看演出。并没有关注太多。

  那么你还记不记得莆田先生在倒下去的时候,当时的是什么时间?

  这个的话。。红衣女子看了看腕表我记得演出是在两点开始的,但其他的时间。。。

  他应该是在两点四十分左右倒下的。女子还没有什么头绪,一直站在她身旁不远的小兰却突然说话了,这个时候目暮警官才想起,帝丹高中,正是小兰所在的学校。因为,我听到声音的时候,正是戏剧最的部分。

  是这样啊。我都忘记了这里是你的学校了。目暮点点头。这么说来,你老爸是不是也。。。

  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向您报道!说着,老爸还笑嘻嘻的对着目暮警官敬了一个礼。

  我就知道。。目暮警官眯着眼无奈的吐槽道。那么,你在的情况下,应该就没有其他人触碰尸体了吧。

  那是当然了。老爸自信道。保持现场完整可是调查的最基本工作呀。在检尸官接触尸体之前,没有任何人靠近过尸体。

  那么,死亡的原因是否查清楚了?目暮顺势看向自己带来的检尸官。

  是的,恐怕死亡原因。。

  是氰酸钾。检尸官还没说话,在一旁早已安耐不住并被我戳穿身份的服部率先跳了出来。自被我戳穿身份后,他也不再隐藏,而是正正当当的站了出来。

  平次?你怎么现在才来?和叶看到自己的伙伴突然出现也不由得疑惑。

  笨蛋,我早就到了,只是一直坐在最外边。和那两个小鬼在一起。服部指了指身后,却发现两个孩子中有一个突然不见了。诶?薰呢?

  厕所。不愿意多说话的柯南双手揣在裤兜里,面无表情地淡淡吐出一句便沉默下去。

  那么。。请问莆田先生喝的这杯饮料是他自己去买的吗?再次和检尸官确认了死亡原因后,目暮警官重新盘问起死者的伙伴。

  不,其实是。。。

  喂喂,工藤,薰那小子这个时间跑到哪里去了?警察在调查盘问的同时服部也暗戳戳的蹲下身子在柯南的身边问起来。这个时候让他回来听一下心跳呀,他耳朵不是很好么。我们破案也会快很多了。

  然而柯南只是像看白痴一般的看了看服部,然后转头就离开了。

  喂喂。。你要去哪里啊,我还在说话呢。见柯南没有理自己,服部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然后便站起身追了上去。

  喂喂,工藤,你要去哪里啊,我们还有案子没。。。追着柯南走出演出大厅,服部直接就喊了工藤的本名。

  好了服部,不要喊那么大声。然而,他的话还没落,一个无良的声音便响在他耳边。你先去破案吧。柯南和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

  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去哪儿了?服部看到说话的人也是一愣。

  案件这种事,总是跟着柯南这家伙看的太多,所以有些腻了,出去上个厕所放松一下,顺便去拿个伞。说着,我拍了拍已经站在我身边柯南的肩膀,而后甩了甩另一只手中灰白的雨伞。

  伞?外面有下雨吗?成功被转移注意力的服部看了看外面晴朗的天空。

  一会儿就有了。我同样看向了天空,淡紫色的双眼露出了一丝凌厉的光芒。而且将会是一场。。。猩红色的血雨。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这才这么一会儿,你就都安排好了?细雨中,志保轻声向我问来。

  在打发了服部回命案场所后,我和志保一同走出了演出的礼堂,在校园中漫步起来,不一会儿,刚刚还晴朗无比的天空就被一层阴影所遮挡,淅沥的小雨如约而至,雨中漫步自然少不了遮雨之物,而我刚刚拿的那把伞正是为了此时而备。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天气下雨。但凡有点经验的人都能通过大自然的某些特定现象来推测天气,更何况我这个前后两世的人?

  嗯,安排好了。我打着伞,带着志保在如丝般的细雨中漫步。发生了命案还能没心没肺的散步的应该就只有我了。当然,志保是被我硬拉来的。一定是让工藤终身难忘的一次教训。

  我记得,你说过的最坏的准备可是要把所有人全部给。。。志保回忆着我之前说过的话,同时侧脸向我看来。

  是啊。我轻轻点头。不把事情闹大,那个爱出风头的侦探永远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这样吗?志保没有多言,因为现在正伪装成柯南的样子,那微微的低头,镜片反射的弧光已然让我看不清她现在的目光,更不知晓此时她的心情。只是在此时两人默契的选择了沉默,有的只是在校园的操场上两人悠然的漫步,倾听着淅沥沥的雨声环绕在耳畔。不知是清幽,还是寂寥。

  【so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今動きだした,届けてほしいよ,忘られぬこの思い。】久久,一阵悦耳的声音便响在了耳边。

  事情办好了?

  是的,已经开始做了,大约三个小时后能搞定。电话另一端,一个甜腻的声音响在耳边。

  哈哈,还真是效率。辛苦你了静流姐姐。电话这边的我微微一笑。那么,叫凝雪她们过来做准备工作吧,记得带好装备。

  嗯,放心吧,

章节目录